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国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26|回复: 148

帛书《周易》导读

  [复制链接]

5

主题

179

帖子

83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37
发表于 2017-10-13 10: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
自一九七三年十二月长沙马王堆帛书《周易》之出土,至今已有四十多个年头。然后,世人对于帛书《周易》的研究,可以说仍然像通行本《周易》一样——“盲人摸象咬文嚼字如何解读这本天书?这就是本帖的由来。
1973
年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墓主人是汉初长沙丞相轪侯利苍的儿子。据专家判断,帛书《周易》抄写的时间约在西汉文帝初年(约公元前180年至170年间)。由于抄写在帛上,所以称帛书《周易》。帛书《周易》深埋地下两千多年,与通行本《周易》差别很大。   
      
帛书《周易》包括:帛书《周易》经文、帛书《系辞传》、帛书《易传佚书》。
      
帛书《周易》经文由六十四卦卦符、六十四卦卦名和四百五十条卦爻辞组成。
      
帛书《易传佚书》包括《二三子问》、《易之义》、《要》、《缪和》、《昭力》等五篇佚书。
      
帛书《周易》书写在两幅宽帛上面。帛书《周易》经文与帛书《易传佚书》的《二三子问》合抄在一幅宽帛上,共一百二十九行,前后各有一行空白。第一行至第九十三行是帛书《周易》经文。第九十四行至一百二十九行是《二三子问》。帛书折叠的方式是先从卷首向卷尾对折,然后再连续对折两次,最后上下对折一次。出土时残断的帛书照片共一十六幅,每幅高约二十四厘米,宽约十厘米。六十四卦每卦单独起行,卦画符号标在朱丝栏行格的顶端。
      
帛书《系辞传》与帛书《易传佚书》的《易之义》、《要》、《缪和》、《昭力》等四篇佚书合写在另一幅宽帛上面。第一行顶端有长方形墨钉作为篇首的标志。帛书《系辞传》部分共四十七行,首尾基本完整,约存二千字。《易之义》则从第四十八行开始,这一行顶端也有长方形墨钉,以子曰《易》之义开始。
     
《要》,存十八行半,篇首残缺,篇末有尾题《要》,并注明字数为:一千六百四十八。《缪和》与《昭力》篇首合一墨钉,篇末各有尾题.
      
帛书《周易》经文共四千九百三十四字,与通行本《周易》不同的字有九百五十七个,如:”……约占百分之十九点三九。帛书《周易》经文与通行本《周易》有三十五个卦名不同。如:”……
      
帛书《周易》六十四卦,以键、根、赣、辰、川、夺、罗、筭八个卦为基本卦,分八宫排列,每宫八卦,将六十四卦分为八组;在每组中分别以固定的一卦为上卦,然后取与之相同的卦为下卦,组成一个六爻的卦;再取此卦以外的其余 七卦为下卦,分别与之组成六爻的卦。八宫之顺序为:键宫、根 宫、习赣宫、辰宫、川宫、夺宫、罗宫、筭宫。每宫上卦不变,其下卦相应的顺序是:键一、川二、根三、夺四、赣五、罗六、辰七、筭八。
   
帛书《系辞传》)与通行本不仅有大量的文字上的区别,而且还比通行本少一些章节。
   
帛书《系辞传》不分章节,也不分上下篇,共三千三百五十七字。比通行本大约缺少 了一千一百一十四字。

   
通行本《系辞传》(上)有二千三百四十字,《系辞传》(下)有二千一百三十 一字,共计四千四百七十一字。帛书《系辞传》缺通行本《系辞传》(上)的第八章大衍之数五十, 其用四十有九……是故可与酬酢,可与佑神矣的一百八十九字、第九章首句子曰知变化之道者, 其知神之所为乎,以及缺通行本《系辞传》(下)的第四章子曰危者安其位者也……几者动之微, 吉凶之先见者也、第五章子曰乾坤其《易》之门邪……以明失得之报、第七章《易》之为书 也不可远……则思过半矣、第八章二与四同功而异位……此之谓《易》之道也等内容。其中通行本《系辞传》(下)所缺章节分别散见于帛书《易传佚书》的《要》与《易之义》中。
   
《二三子问》书写为三十六行,共计约二千六百一十九字,分为三十二章。
   
《易之义》写在《系辞传》后面,约三千一百余字,不分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79

帖子

83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37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3 10: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帛书《周易》经文原文:

第一宫

键:元、亨、利、贞。
初九:浸龙勿用。
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九三:君子终日键键,夕泥若,厉,无咎。
九四:或■在渊,无咎。
九五:■龙在天,利见大人。
尚九:抗龙有悔。
迵九:见群龙无首,吉。
妇:之非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
初六:■茅茹以其■。贞:吉、亨。
六二:枹承,小人吉,大人不亨。
六三:枹忧。
九四:有命,无咎,梼罗齿。
九五:休妇,大人吉,其亡其亡,击于枹桑。
尚九:顷妇,先不后喜。

掾:亨,小利贞。
初六:掾尾厉,勿用有攸往。
六二:共之用黄牛之勒,莫之胜夺。
九三:为掾,有疾厉、畜仆妾吉。
九四:好掾,君子吉,小人不。
九五:嘉掾,贞吉。
尚九:肥掾,先不利。

礼:虎尾不真,人亨。
初九:错礼,往,无咎。
九二:礼道亶亶,幽人贞吉。
六三:■能视,跛能利,礼虎尾真,人凶;武人迵于大君。
九四:礼虎尾,朔朔,终吉。
九五:■礼,贞厉。
尚九:视礼,巧翔其睘,元吉。

讼:有复洫宁,克吉,冬凶,利用见大人,不利涉大川。
初六:不永所事,少有言,冬吉。
九二:不克讼,归而逋其邑人三百户,无省。
六三:食旧德,贞厉;或从王事,无成。
九四:不克讼,复即命:俞安,贞吉。
九五:讼,元吉。
尚九:或赐之般带,终朝三■之。

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利君子贞。
初九:同人于门,无咎。
六二:同人于宗,閵。
九三:服容于莽,登其高陵,三岁不兴。
九四:乘其庸,弗克攻,吉。
九五:同人先号桃后芺,大师克相遇。
尚九:同人于茭,无悔。

无孟:元、亨、利、贞。非正有省,不利有攸往。
初九:无孟往,吉。
六二:不耕获,不菑馀,利有攸往。
六三:无孟之兹,或击之牛,行人之得,邑人之兹。
九四:可贞,无咎。
九五:无孟之疾,勿乐有喜。
尚九:无孟之行有省,无攸利。

狗:女壮,勿用取女。
初六:击于金梯,贞吉。有攸往,见凶羸豨,复适属。
九二:枹有鱼,无咎,不利宾。
九三:脤无肤,其行郪胥,厉、无大咎。
九四:枹无鱼,正凶。
九五:以忌:枹苽含章,或埙自天。
尚九:狗其角。閵,无咎。
第二宫

根:其北,不濩其身。行其廷,不见其人。无咎。
初六:根其止,无咎,利永贞。
六二:根其肥,不登其隋,其心不快。
九三:根其限,戾其■,厉,薰心。
六四:根其■。
六五:根其■,言有序,悔亡。
尚九:敦根,吉。

泰蓄:利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
初九:有厉,利巳。
九二:车说緮。
九三:良马遂,利根贞,曰阑车卫,利有攸往。
六四:童牛之鞫,元吉。
六五:哭豨之牙,吉。
尚九:何天之瞿,亨。

剥:不利有攸往。
初六:剥臧以足,蔑,贞凶。
六二:剥臧以辩,蔑,贞凶。
六三:剥。无咎。
六四:剥臧以肤,凶。
六五:贯鱼,食宫人笼,无不利。
尚九:石果不食,君子得车,小人剥芦。

损:有复,元吉,无咎,可贞,利有攸往,■之用二巧,可用芳。
初九:巳事端往,无咎,酌损之。
九二:利贞,正凶,弗损益之。
六三:三人行则损一人,一人行则得其友。
六四:损其疾,事端有喜,无咎。
六五:益之,十傰之龟,弗克回,元吉。
尚九:弗损益之,无咎。贞吉,有攸往,得仆无家。
蒙:亨,非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吉,再参■,■即不吉。利贞。
初六:废蒙,利用刑人,用说桎梏,已往閵。
九二:枹蒙,吉;入妇,吉;子克家。
六三:勿用取女,见金夫,不有■,无攸利。
六四:困蒙,閵。
六五:童蒙,吉。
尚 九:击蒙,不利为寇,利所寇。

蘩:亨,不利有攸往。
初九:蘩其止,舍车而徒。
六二:蘩其须。
九三:蘩茹濡茹,永贞吉。
六四:蘩茹蕃茹,白马■茹,非寇闽诟。
六五:蘩于丘园,束白戋戋,閵,终吉。
尚九:白蘩,无咎。
颐:贞吉,观颐,自求口实。
初九:舍尔灵龟,观我■颐,凶。
六二:曰颠颐,柫经于北颐,正凶。
六三:柫颐,贞凶,十年勿用,无攸利。
六四:颠颐,吉,虎视沈沈,其容笛笛,无咎。
六五:柫经,居,贞吉;不可涉大川。
尚九:由颐,厉,吉,利涉大川。

箇:元吉,亨。利涉大川,先甲三日,后甲三日。
初六:干父之箇,有子巧,无咎,厉,终 吉。
九二:干母之箇,不可贞。
九三:干父之箇,少有悔,无大咎。
六四:浴父之箇,往见閵。
六五:干父之箇,用舆。
尚九:不事王候, 高尚其德,凶。

第三宫

习赣:有复■巂心,亨,行有尚。
初六:习赣,人赣阎,凶。
九二:赣有訦,求少得。
六三:来之赣赣,■且訦。人于赣阎,勿用。
六四:奠酒,巧■用缶,人药自牖,终无咎。
九五:赣不盈,塭既平。无咎。
尚六:系用讳■,亲之于■勒,三岁弗得,凶。

襦:有复光亨,贞吉,利涉大川。
初九:襦于茭,利 用恒,无咎。
九二:襦于沙,少有言,冬吉。
九三:襦于泥,致寇至。
六四:襦于血,出自穴。
九五:襦于酒食,贞吉。
尚六:人于穴,有不楚客三人来,敬之,终吉。

比:吉。原筮,元永贞,无咎。不宁方来后,夫凶。
初六:有复比之,无咎。有复盈缶,冬来或池,吉。
六二:比之自内,贞吉。
六三:比之非人。
六四:外比之,贞吉。
九五:显比,王用三驱,失前禽,邑人不戒,吉。
尚六:比无首,凶。

■:利西南,不利东北,利见大人,贞吉。
初六:往■来舆。
六二:王仆■■,非躬之故。
九三:往■来反。
六四:往■来连。
九五:大■■来。
尚六:往■来石,吉,利见大人。

节:亨。枯节,不可贞。
初九:不出户牖,无咎。
九二:不出门廷,凶。
六三:不节若,则嗟若,无咎。
六四:安节,亨。
九五:甘节,吉,往得尚。
尚六:枯节,贞凶,悔亡。
既济:亨,小利贞,初吉,冬乳。
初九:抴其纶,濡其尾,无咎。
六 二:妇亡其发,勿遂,七日得。
九三: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勿 用。
六四:襦有衣茹,冬日戒。
九五:东邻杀牛以祭,不若西邻之濯祭,实受其福,吉。
尚六:濡其首,厉。

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律侯。
初九:半远,利居贞,利建侯。
六二:屯如坛如,乘马烦如,非寇闽厚,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六三:即鹿毋华,唯人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
六四:乘马烦如,求闽厚,往吉,无不利。
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尚六:乘马烦如,汲血连如。
井:■邑不■井,无亡无得,往来井,井■,至亦未汲井,累其刑 垪,凶。
初六:井泥不食,旧井无禽。
九二:井渎射付,唯敝句。
九三:井■不食,为我心塞,可用汲?王明并受其福。
六四:井椒,无咎。
九五:井戾寒湶,食。
尚六:井收勿幕,有复,元吉。
第四宫

辰:亨,辰来朔朔,芺言亚亚,辰敬百里,不亡■觞。
初九:辰来朔朔,后芺言哑哑,吉。
六二:辰来厉,意亡贝,■于九陵,勿遂七日,得。
六三:辰疏疏,辰行无省。
九四:辰遂泥。
六五:辰往来厉,意无亡,有事。
尚六:辰昔昔,视惧惧,正凶。辰不于其■,于其邻,往无咎, 闽诟有言。

泰壮:利贞。
初九:壮于止,正凶,有复。
九二:贞吉。
九三:小人用壮,君子用亡。贞厉。羝羊触藩,羸其角。
九四:贞吉,悔亡。■块不羸,壮于泰车之緮。
六五:亡羊于易,无悔。
尚六:羝羊触藩,不能退,不能遂,无攸利,根则吉。

馀:利建侯、行师。
初六:鸣馀,凶。
六二:疥于石,不终日,贞吉。
六三:杆馀,悔,迟有悔。
九四:允馀,大有得,勿疑傰甲谗。
六五:贞疾,恒不死。
尚六:冥馀,成或谕,无咎。
少过:亨,利贞,可小事,不可大事。翡鸟遗之音,不宜上,宜下, 泰吉。
初六:翡鸟以凶。
六二:过其祖,愚其比,不及其君,愚其仆,无咎。
九三:弗过仿之,从或臧之,凶。
九四:无咎,弗过愚之,往厉,必革,勿用永贞。
六五:密云不雨,自我西茭,公射取皮在穴。
尚六:弗愚过之,翡鸟罗之,凶,是谓兹省。

归妹:正凶,无攸利。
初九:归妹以弟,跛能利,正吉。
九二:眇能视,利幽人贞。
六三:归妹以嬬,反归以■。
九四:归妹衍期,迟归有时。
六五:帝乙归妹,其君之袂不若其■之快良,日月既望,吉。
尚六:女承筐无实,士刲羊无血,无攸利。

解:利西南,无所往,其来复,吉;有攸往,宿,吉。
初六:无咎。
九二:田获三狐,得黄矢,贞吉。
六三:负且乘,致寇至,贞閵。
九四:解其栂,傰至此复。
六五:君子唯有解,吉,有复于小人。
尚六:公用射敻于高庸之上,获之无不利。

丰:亨,王叚之,勿忧,宜日中。
初九:禺其肥主,唯旬,无咎,往有尚。
六二:丰其剖,日中见斗,往得疑疾,有复洫若。
九三:丰其薠,日中见茉,折其右弓,无咎。
九四:丰其剖,日中见斗,禺其夷主,吉。
六五:来章有庆举,吉。
尚六:丰其屋,剖其家,闺其户,闺其无人,三岁不遂,凶。
恒:亨,无咎,利贞,利有攸往。
初六:敻恒,贞凶,无攸利。
九二:悔亡。
九三:不恒其德,或承之羞,贞閵。
九四:田无禽。
六五:恒其德,贞。妇人吉,夫子凶。
尚六:敻恒,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79

帖子

83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37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3 10: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宫


川:元亨,利牝马之贞,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 东北亡朋,安贞吉。
初六:礼霜,坚冰至。
六二:直方大,不习,无不利。
六三:合章可贞,或从王事,无成有终。
六四:括囊,无咎无誉。
六五:黄常,元吉。
尚六: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迵六:利永贞。

泰:小往大来,吉,亨。
初九:■茅茹以其胃,贞吉。
九二:枹妄用冯河,不騢遗,弗忘得尚于中行。
九三:无平不波,无往不复,根贞,无咎,勿恤其复,于食有福。
六四:翩翩不富,以其邻,不戒以复。
六五:帝乙归妹,以齿,元吉。
尚六:城复于湟,密勿用师,自邑告命,贞閵。

嗛:亨,君子有终。
初六:嗛嗛君子,用涉大川,吉。
六二:鸣嗛,贞吉。
九三:劳嗛,君子有终,吉。
六四:无不利,■嗛。
六五:不富以其邻,利用侵伐,无不利。
尚六:鸣嗛,利用行师正邑国。

林:元、亨、利、负,至于八月有凶。
初九:禁林,贞吉。
九二:禁林,吉,无不利。
六三:甘林,无攸利。既忧之,无咎。
六四:至林,无咎。
六五:知林,大君之宜,吉。
尚六:敦林,吉,无咎。

师:贞,大人吉,无咎。
初六:师出以律,不臧,凶。
九二:在师中,吉,无咎,王三汤命。
六三:师或舆属,凶。
六四:师左次,无咎。
六五:田有禽,利执言,无咎,长子率师,弟子舆属,贞凶。
尚六:大人君有命,启国承家,小人勿用。

明夷:利根贞。
初九:明夷于蜚,垂其左翼,君子于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
六二:明夷,夷于左股,用撜马床,吉。
九三:明夷,夷于南守,得其大首,不可疾贞.
六四:明夷,夷于左腹,获明夷之心,于出门廷。
六五:箕子之明夷,利贞。
尚六:不明海,初登于天,后入于地。

复:亨,出人无疾,堋来无咎,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利有攸往。
初九:不远复,无提悔,元吉。
六二:休复,吉。
六三:编复,厉,无咎。
六四:中行独复。
六五:敦复,无悔。
尚六:迷复,凶,有兹省,用行师,终有大败,以其国君凶,至十年 弗克正。
登:元亨,利见大人,勿血,南正,吉。
初六:允登,大吉。
九二:复乃利用濯,无咎。
九三:登虚邑。
六四:王用亨于岐山,吉,无咎。
六五:贞吉,登阶。
尚六:冥登,利于不息之贞。

第六宫

夺:亨,小利贞。
初九:休夺,吉。
九二:■,吉,悔亡。
六三:来夺,凶。
九四:章夺未宁,介疾有喜。
九五:复于剥,有厉。
尚六:景夺。
夬:阳于王廷,复号有厉,告自邑,不利节戎,利有攸往。
初九:床于前止,往不胜,为咎。
九二:■号:“■夜有戎,勿血。”
九三:床于頯,有凶,君子缺缺独行,愚雨如濡,有温,无咎。
九四:脤无肤,其行郪胥,牵羊悔亡,闻言不信。
九五:苋■缺缺中行,无咎。
尚六:无号,冬有凶。

卒:王叚于庙,利见大人,亨,利贞,用大生吉,利有攸往。
初六:有复不终,乃乳乃卒,若其号,一握于芺,勿血,往,无咎。
六二:引吉,无咎。复乃利用濯。
六三:卒若■若,无攸利,往,无咎,少閵。
九四:大吉,无咎。
九五:卒有立,无咎,非复,元永贞,悔亡。
尚六:秶秭■涕洎,无咎。
钦:亨,利贞,取女吉。
初六:钦其栂。
六二:钦其■,凶;居吉。
九三:钦其■,执其随,閵。
九四:贞吉,悔亡,童童往来,傰从玺思。
九五:钦其股,无悔。
尚六:钦其■陕舌。

困:亨,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
初六:辰困于株木,入于要浴,三岁不■,凶。
九二:困于酒食,絑发方来,利用芳祀,正凶,无咎。
六三:困于石,号于疾莉,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
九四:来徐,困于金车,閵,有终。
九五:贰椽,困于赤发,乃徐有说,利用芳祀。
尚六:困于褐,累于贰椽,曰:悔夷有悔,贞吉。

勒:巳日乃复,元、亨、利、贞,悔亡。
初九:共用黄牛之勒。
六二:巳日乃勒之,正吉,无咎。
九三:正凶,贞厉,勒言三就,有复。
九四:悔亡,有复■命,吉。
九五:大人虎便,未占有复。
尚六:君子豹便,小人勒面,正凶,居贞吉。
隋:元、亨、利、贞,无咎。
初九:官或谕,贞吉,出门交有功。
六二:系小子,失丈夫。
六三:系丈夫,失小子,隋有求得,利居贞。
九四:隋有获,贞凶,有复在道,已明何咎。
九五:复于嘉,吉。
尚六:枸系之,乃从■區之,王用芳于西山。

泰过:栋■,利有攸往,亨。
初六:籍用白茅,无咎。
九二:楛杨生荑,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
九三:栋桡,凶。
九四:栋■,吉,有它,閵。
九五:楛杨生华,老妇得其士夫,无咎无誉。
尚六:过涉灭钉,凶,无咎。
第七宫

罗:利贞,亨,畜牝牛,吉。
初九:礼昔然敬之,无咎。
六二:黄罗,元吉。
九三:日■之罗,不鼓珤而歌,即大绖之嗟,凶。
九四:出如、来如、纷如、死如、弃如。
六五:出涕沱若,戚嗟若,吉。
尚九:王出正,有嘉折首,获不■,无咎。

大有:元亨。
初九:无交■,非咎根,则无咎。
九二:泰车以载,有攸往,无咎。
九三:公用芳于天子,小人弗克。
九四:非其彭,无咎。
六五:阙复,交如,委如,终吉。
尚九:自天右之,吉,无不利。

?:康候用■马蕃庶,昼日三■。
初六:?如浚如,贞吉,悔亡,复浴,无咎。
六二:?如愁如,贞吉,受兹介福于其王母。
六三:众允,悔亡。
九四:?如,炙鼠,贞厉。
六五:悔亡,矢得勿血,往吉,无不利。
尚九:?其角,唯用伐邑,厉,吉,无咎,贞閵。

旅:少亨,旅,贞吉。
初六:旅琐琐,此其所取火。
六二:旅即次,坏其茨,得童剥,贞。
九三:旅棼其次,亡其童剥,贞厉。
九四:旅于处,得其?斧,我心不快。
六五:射雉,一矢亡,冬以举命。
尚九:乌棼其巢,旅人先芺后■桃,亡牛于易,凶。
乖:小事,吉。
初九:悔亡,亡马勿遂,自复,见亚人,无咎。
九二:愚主于巷,无咎。
六三:见车恝,其牛■,其人天且劓,无初有终。
九四:乖苽,愚元夫,交复,厉,无咎。
六五:悔亡,登宗筮肤,往,何咎。
尚九:乖苽,见豨负途,载鬼一车,先张之柧,后说之壶,非寇,■厚,往,愚雨,即吉。

未济:亨,小狐气涉,濡其尾,无攸利。
初六:濡其尾,閵。
九二:抴其纶,贞。
六三:未济,正凶,利涉大川。
九四:贞吉,悔亡,辰用伐鬼方三年,有商于大国。
六五:贞吉,悔亡,君子之光,有复,吉。
尚九:有复于饮酒,无咎,濡其首,有复,失是。
筮盍:亨,利用狱。
初九:句校灭止,无咎。
六二:筮肤灭鼻,无咎。
六三:筮腊肉,愚毒,少閵,无咎。
九四:筮干■,得金矢,根贞吉。
六五:筮干肉,愚毒,贞厉,无咎。
尚九:荷校灭耳,凶。

鼎:元吉,亨。
初六:鼎填止,利出不?得妾以其子,无咎。
九二:鼎有实,我■有疾不?我能节,吉。
九三:鼎耳勒,其行塞,雉膏不食,方雨,亏悔,终吉。
九四:鼎折足,复公■,其刑屋,凶。
六五:鼎黄耳,金铉,利贞。
尚九:鼎玉铉,大吉,无不利。
第八宫

筭:小亨,利有攸往,利见大人。
初六:进内,利武人之贞。
九二:筭在床下,用使巫忿若,吉,无咎。
九三:编筭,閵。
六四:悔亡,田获三品。
九五:贞吉,悔亡,无不利,无初有终,先庚三日,后庚三日,吉。
尚九:筭在床下,亡其?斧,贞凶。
少■:亨,密云不雨,自我西茭。
初九:复自道,何其咎,吉。
九二:坚复,吉。
九三:车说緮,夫妻反目。
六四:有复,血去汤出,无咎。
九五:有复如,富以其邻。
尚九:既雨既处,尚得载,女贞厉,月几望,君子正,凶。
观:盥而不尊,有复颙若。
初六:童观,小人无咎,君子閵。
六二:■观,利女贞。
六三:观我生,进退。
六四: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
九五:观我生,君子无咎。
尚九:观其生,君子无咎。
渐:女归,吉,利贞。
初六:■渐于渊,小子疠,有言无咎。
六二:■渐于坂,酒食衍衍,吉。
九三:■渐于陆,夫正不复,妇绳不育,凶,利所寇。
六四:■渐于木,或直其寇,■,无咎。
九五:■渐于陵,妇三岁不绳,终莫之胜,吉.
尚九:■渐于陆,其羽可用为宜,吉。
中复:豚鱼吉,和涉大川,利贞。
初九:杆吉,有它不宁。
九二: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羸之。
六三:得敌,或鼓或皮,或汲或歌。
六四:月既望,马必亡,无咎。
九五:有复论如,无咎。
尚九:■音登于天,贞凶。

涣:亨,王叚于庙,利涉大川,利贞。
初六:撜马,吉,悔亡。
九二:涣贲其阶,悔亡。
六三:涣其■,无悔。
六四:涣其群,元吉,涣有丘,非娣所思。
九五:涣其肝,大号,涣王居,无咎。
尚九:涣其,血去汤出。

家人:利女贞。
初九:门有家,悔亡。
六二:无攸遂,在中贵,贞吉。
九三:家人■■,悔、厉、吉,妇子里里,终閵。
六四:富家,大吉。
九五:王叚有家,勿血,往吉。
尚九:有复委如,终吉。

益:利用攸往,利涉大川。
初九:利用为大作,元吉,无咎。
六二:或益之十傰之龟,弗亨回,永贞吉,王用芳于帝,吉。
六三:益之用工事,无咎,有复中行,告公用闺。
六四:中行,告公,从,利用为家迁国。
九五:有复惠心,勿问,元吉,有复惠我德。
尚九:莫益之,或击之,立心勿恒,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79

帖子

83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37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3 10: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帛书《系辞》与通行本《系辞》对照:
系辞上传
第一章

帛书:
  天奠地庳,键川定矣。庳高已陈,贵贱立矣。动静有常,刚柔断矣。方以类冣,物以群分,吉凶生矣。在天成马,在地成刑,变化见矣。
    键道成男,川道成女。键知大始,川作成物。键以易,川以閒能。
易则■知,閒则易从。■知则有亲,■从则有功。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也。可久则贤人之德也,可大则贤人之业也間。易閒而理得,理得而成立乎其中。
通行本:
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动静有常,刚柔断矣。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吉凶生矣。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变化见矣。(是故刚柔相摩,八卦相荡。鼓之以雷霆,润之以风雨;日月运行,一寒一暑。——帛本无。)
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乾知大始,坤作成物。乾以易知,坤以简能。易则易知,简则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贤人之业。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
第二章
帛书:
    圣人诋卦观马,系辤焉而明吉凶,刚柔相遂而生变化。是故吉凶也者,得失之马也。悔閵也者,忧虞之马也。通变化也者,进退之马也。刚柔也者,昼夜之马也。六肴之动,三亟之道。
    是故君子之所居而安者,《易》之序也。所乐而妧,教之始也。君子居则观其马而妧其辤,动则观其变而妧其占。是以“自天右之,吉,无不利”也。

通行本:
圣人设卦观象,系辞焉而明吉凶,刚柔相推而生变化。是故吉凶者,失得之象也。悔吝者,忧虞之象也。变化者,进退之象也。刚柔者,昼夜之象也。六爻之动,三极之道也。是故君子所居而安者,《易》之序也。所乐而玩者,爻之辞也。是故君子居则观其象而玩其辞,动则观其变而玩其占。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第三章
帛书:

  缘者,言如马者也。肴者,言如变者也。吉凶也者,言其失得也。悔閵也者,言如小疵也。无咎也者,言补过也。是故列贵贱者存乎立,极大小者存乎卦,辩吉凶者存乎辞,忧悔閵者存乎分,振无咎存乎谋。是故卦有大小,辤有险易。辤者,各指其所之也。
通行本:
彖者,言乎象者也。爻者,言乎变者也。吉凶者,言乎其失得也。悔吝者,言乎其小疵也。无咎者,善补过也。是故列贵贱者存乎位,齐小大者存乎卦,辩吉凶者存乎辞,忧悔吝者存乎介,震无咎者存乎悔。是故卦有小大,辞有险易。辞也者,各指其所之。
第四章
帛书:

  《易》与天地顺,故能弥论天下之道。印以观于天文,卬以观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观始反冬,故知死生之说;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故知鬼神之精壮。与天地相枝,故不回;知周乎万物,道齐乎天下,故不过;方行不遗;乐天知命,故不忧;安地厚乎仁,故能既;犯回天地之化而不过,曲万物而不遗,达诸昼夜之道而知。古神无方,《易》无体。
通行本:
《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说;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与天地相似,故不违;知周乎万物而道济天下,故不过;旁行而不流,乐天知命,故不忧;安土敦乎仁,故能爱。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通乎昼夜之道而知。故神无方而《易》无体。
第五章
帛书:

  一阴一阳之胃道,系之者善也,成之者生也。仁者见之胃之仁,知者见之胃知,百生日用而弗知也。故君子之道鲜。圣者仁,壮者勇,鼓万物而不与众人同忧,盛德大业至矣几!富有之胃大业,日新之胃诚德,生之胃马。成马之胃键,教法之胃川,极数知来之胃占,迵变之胃事,阴阳之胃神。
通行本:
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鲜矣!显诸仁,藏诸用,鼓万物而不与圣人同忧,盛德大业至矣哉!富有之谓大业,日新之谓盛德。生生之谓易,成象之谓乾,效法之谓坤,极数知来之谓占,通变之谓事,阴阳不测之谓神。
第六章
帛书:

  夫《易》,广矣大矣,以言乎远则不过,以言乎近则精而正,以言乎天地之间则备。夫《健》,其静也圈,其动也辟,是以大生焉。夫《川》,其静也敛,其动也辟,是以广生焉。广大肥天地,变迵肥四时,阴阳之合肥日月,易简之善肥至德。
通行本:
夫《易》,广矣大矣!以言乎远则不御,以言乎迩则静而正,以言乎天地之间则备矣。夫乾,其静也专,其动也直,是以大生焉。夫坤,其静也翕,其动也辟,是以广生焉。广大配天地,变通变四时,阴阳之义配日月,易简之善配至德。
第七章
帛书:

  子曰:《易》其至乎?夫《易》,圣人之所■德而广业也。知■■ 卑,■效天,卑法地。天地设立,《易》行乎其中。诚生存存,道义之门。
通行本:
子曰:「《易》其至矣乎!夫《易》,圣人所以崇德而广业也。知崇礼卑,崇效天,卑法地。天地设位而《易》行乎其中矣!成性存存,道义之门。(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谓之象。圣人有以见天下之动,而观其会通,以行其典礼,系辞焉以断其吉凶,是故谓之爻。言天下之至赜而不可恶也,言天下之至动而不可乱也。拟之而后言,议之而后动,拟议以成其变化。——见帛本第八章。)
第八章
帛书:

  圣人具以见天下之业,而囗疑者其刑容,以马其物义,是故胃之马。 圣人具以见天下之动,而观其会同,以行其挨■,系辤焉以断其吉凶,是故胃之教,言天下之至业而不可恶也,言天下之至业而不乳。知之而句言, 义之而句动矣,义以成其变化。
   “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羸之。”子曰:君子居其室,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乎其近者乎?出言而不善,则十里之外回之,■乎其近者乎。言出乎身,加于民,行发乎近,见乎远。言行,君子之区几,区几之发,营辰之斗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动天地也。
通行本:
「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子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迩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发乎迩,见乎远。言行,君子之枢机,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动天地也,可不慎乎?」
帛书:
   “同人先号逃而后哭。”子曰:君子之道,或出或居,或谋或语,
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人之言,其臭如兰。
   “初六,籍用白茅,无咎。”子曰:句足者地而可矣。籍之用茅,何 咎之有?慎之至也。夫白茅之为述也薄,用也而可重也,慎此述也以往,其毋所失之。
   “劳溓,君子有冬,吉。”子曰:劳而不代,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 语以其功下人者也。德言成,■言共也。溓也者,至共以存其立者也。
   “抗龙有悔”,子曰:贵而无立,■而无民,贤人在其下囗立而无辅,是以动而有悔也。
   “不出户牖,无咎。”子曰:乳之所生,言语以为阶。君不闭则失臣,臣不闭则失身。几事不闭则害盈。是以君子慎闭而弗出也。
   子曰:为《易》者其知盗乎?《易》曰:负且乘之事也者,小人之事也。 乘者君子之器也。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上曼下暴,盗思伐之。曼暴谋,盗思夺之。《易》曰:负且乘致寇至,盗之挠也。
通行本:
「同人,先号咷而后笑。」子曰:「君子之道,或出或处,或默或语。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
「初六,藉用白茅,无咎。」子曰:「茍错诸地而可矣,藉之用茅,何咎之有?慎之至也。夫茅之为物薄而用可重也,慎斯术也以往,其无所失矣!」
「劳谦,君子有终,吉。」子曰:「劳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语以其功下人者也。德言盛,礼言恭;谦也者,致恭以存其位者也。」
「亢龙有悔。」子曰:「贵而无位,高而无民,贤人在下位而无辅,是以动而有悔也。」
「不出户庭,无咎。」子曰:「乱之所生也,则言语以为阶。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
子曰:「作《易》者其知盗乎?《易》曰:『负且乘,致寇至。』负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上慢下暴,盗思伐之矣。慢藏诲盗,冶容诲淫。《易》曰:『负且乘,致寇至。』盗之招也。」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分而为二以象两,挂一以象三,揲之以四以象四时,归奇于仂以象闰;五岁再闰,故再仂而后挂。天数五,地数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数二十有五,地数三十,凡天地之数五十有五,此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也。(通行本第九章)
第九章
帛书:

  《易》有圣人之道四焉,以言者上其辤,以动者上其变,以制器者上其马,以卜筮者上其占。是故君子将有为、将有行者,问焉而以言,其受命也如错。无又远近幽险,述知来勿,非天之至精,其谁能与于此?
    参五以变,错综其数。通其变,述成天地之文。极其数,述定天下之马,非天下之至变,谁能与于此?
   《易》,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钦而述达天下之故,非天下之至神,谁能与于此?
    夫《易》,圣人之所以极深而■几也。唯深,故达天下之□;唯几,故能定天下之务;唯神,故不疾而数不行至。子曰:《易》有圣人之道四焉者,此言之胃也。
通行本:
(乾之策,二百一十有六;坤之策,百四十有四。凡三百有六十,当期之日。二篇之策,万有一千五百二十,当万物之数也。是故四营而成《易》,十有八变而成卦,八卦而小成。引而伸之,触类而长之,天下之能事毕矣。显道神德行,是故可与酬酢,可与佑神矣。子曰:「知变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为乎?」——通行本第十章。帛本无。)
    《易》有圣人之道四焉:以言者尚其辞,以动者尚其变,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尚其占。是以君子将有为也,将有行也,问焉而以言,其受命也如响。无有远近幽深,遂知来物。非天下之至精,其孰能与于此?参伍以变,错综其数,通其变,遂成天地之文;极其数,遂定天下之象。非天下之至变,其孰能与于此?《易》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与于此?夫《易》,圣人之所以极深而研几也。唯深也,故能通天下之志;唯几也,故能成天下之务;唯神也,故不疾而速,不行而至。子曰「《易》有圣人之道四焉」者,此之谓也。
第十章
帛书:
    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
子曰: 夫《易》可为者也?夫《易》古物定命,乐天下之道,如此而已者也。是故圣人以达天下之志,以达天下之业,以断天下之疑。故筮之德,员而神;卦之德,方以知;六肴之义,易以工。圣人以此佚心,内臧于闭,吉凶能民同愿。神以知来,知以将往。其谁能为此兹?古之忈明睿知,神武而不恙者也。
    夫是其明于天,又察于民故,是阖神物以前民民用,圣人以此斋戒以神明其德夫。
    是故阖户胃之川,辟门胃之键,一阖一辟胃之变,往来不穷胃之 迵,见之胃之马,刑胃之器,制而用之胃之法,利用出入,民一用之胃之神。
    是故《易》有大恒,是生两檥,两檥生四马,四马生八卦,八卦 生吉凶,吉凶生六业。是故法马莫大乎天地,变迵莫大乎四时,垂马著明莫大乎日月,荣莫大乎富责,备物至用,位成器以为天下利,莫大乎圣人,深备错根、枸险至远、定天下吉凶,定天下之勿勿者莫善乎蓍龟。是故天生神物,圣人则之,天变化,圣人效之;天垂马,见吉凶而圣人马之。河出图、洛出书而圣人则之。《易》有四马,所以见也。系辞焉,所以告也。定之以吉凶,所以断也。
通行本:

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子曰:「夫《易》何为者也?夫《易》开物成务,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者也。」是故圣人以通天下之志,以定天下之业,以断天下之疑。是故蓍之德,圆而神,卦之德,方以知;六爻之义易以贡。圣人以此洗心,退藏于密,吉凶与民同患。神以知来,知以藏往,其孰能与于此哉?古之聪明叡知,神武而不杀者夫。是以明于天之道,而察于民之故,是兴神物以前民用。圣人以此齐戒,以神明其德夫。是故阖户谓之坤,辟户谓之乾;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见乃谓之象,形乃谓之器;制而用之谓之法,利用出入、民咸用之谓之神。
是故《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是故法象莫大乎天地,变通莫大乎四时,县象着明莫大乎日月,崇高莫大乎富贵。备物致用,立成器以为天下利,莫大乎圣人。探赜索隐,钩深致远,以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莫大乎蓍龟。是故天生神物,圣人则之;天地变化,圣人效之;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易》有四象,所以示也;系辞焉,所以告也;定之以吉凶,所以断也。(通行本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帛书:

  《易》曰:“自天右之,吉,无不利。”右之者,助之也。天之所助者,顺也,人之所助也者,信也。■信思乎顺,以上贤,是以“自天右之,吉,无不利”也。 子曰: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然则圣人之意,其义可见已乎?子曰:圣人之位马以尽意,设卦以尽请伪,系辞焉以尽其变,而通之以尽利,鼓之舞之以尽神。
《键》《川》,其《易》之经与?《键》《川》成列,《易》位乎其中。《键》《川》毁,则无以见《易》矣。《易》不可见,则《键》《川》不可见;《键》《川》不可见,则《键》《川》或几乎息矣。
    是故刑而上者胃之道,刑而下者胃之器,为而施之胃之变,谁而行之胃之迵,举诸天下之民胃之事业。
    是故夫马,圣人具以见天下之请,而不疑者其刑容,以马其物义,是故胃之马。
    圣人有以见天下之动,而观其会同,以行其挨■,系■焉以断其吉凶,是故胃之教,极天下之请存乎卦,鼓天下之动者存乎辤,化而制之存乎变,谁而行之存乎迵,神而化之存乎其人。谋而咸,不言而信,存乎德行。
通行本:
《易》曰:「自天佑之,吉无不利。」子曰:「佑者,助也,天之所助者,顺也,人之所助者,信也,履信思乎顺,又以尚贤也。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也。」
子曰:「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然则圣人之意,其不可见乎?子曰:「圣人立象以尽意,设卦以尽情伪,系辞焉以尽其言,变而通之以尽利,鼓之舞之以尽神。」
    乾坤,其《易》之缊邪?乾坤成列,而《易》立乎其中矣。乾坤毁,则无以见《易》。《易》不可见,则乾坤或几乎息矣。是故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化而裁之谓之变,推而行之谓之通,举而错之天下之民谓之事业。
是故夫象,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谓之象。
圣人有以见天下之动,而观其会通,以行其典礼,系辞焉以断其吉凶,是故谓之爻。极天下之赜者存乎卦,鼓天下之动者存乎辞,化而裁之存乎变,推而行之存乎通,神而明之存乎其人,默而成之,不言而信,存乎德行。(通行本第十二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79

帖子

83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37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3 10: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系辞下传

第一章
帛书:

  八卦成列,马在其中矣。因而动之,教在其中矣。吉凶悔閵也者,生乎动者也。刚柔也者,立本者也。变通也者,聚者也。吉凶者,上朕者也。天地之道,上观者;日月之行,上明者;天下之动,上观天者也。
    夫《键》,蒿然视人易;《川》,魋然视人閒。教也者,效此者也。马也者,马此者也。效马动乎内,吉凶见乎外,功业见乎变,圣人之请见乎辤。天地之大思曰生,圣人之大费曰立立,何以守立?曰人。何以聚人?曰材。理材正辤,爱民安行,曰义。
通行本:
八卦成列,象在其中矣。因而重之,爻在其中矣。刚柔相推,变在其中矣;系辞焉而命之,动在其中矣。吉凶悔吝者,生乎动者也。刚柔者,立本者也;变通者,趣时者也。吉凶者,贞胜者也;天地之道,贞观者也;日月之道,贞明者也;天下之动,贞夫一者也。
夫乾,确然示人易矣;夫坤,隤然示人简矣。爻也者,效此者也;象也者,像此者也。爻象动乎内,吉凶见乎外,功业见乎变,圣人之情见乎辞。天地之大德曰生,圣人之大宝曰位。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财。理财正辞,禁民为非,曰义。
第二章
帛书:

  古者戏是之王天下也,卬则观马于天,府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 与地之义,近取诸身,远取者物,于是始作八卦,以达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请,作结绳而为古,以田以渔,盖取者《罗》也。
    ■戏是没,神戎是作,斫木为■,楺木为耒槈,槈耒之利以教 天下,盖取者《益》也。
    日中为俟,至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欲。盖取者《筮盖》也。
    神戎氏没,黄帝、尧、舜是作,迵其变,使民不乳,神而化之,使民宜 之。易冬则变,迵则久,是以“自天右之,吉无不利”也。
    黄帝、尧、舜陲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者《键》《川》也。杆木为舟,剡木而为楫,■不达,至远以利天下,盖取者《奂》也。备牛乘马,引重行远,以利天下,盖取者《随》也。重门击■,以挨旅客,盖取《馀》也。断木为杵,杵地为臼,臼杵之利,万民以济,盖取者《少过》也。■木为柧,棪木矢,柧矢之利以威天下,盖取者《■》也。
    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上练下楣,以寺风雨, 盖取者《大庄》也。
    古之葬者厚裹之以薪,葬诸中野,不封不树,葬期无数,后世圣人易之 以棺郭,盖取者《大过》也。
    上古结绳以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百官以治,万民以察,盖取者《大有》也。
通行本:
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作结绳而为罔罟,以佃以渔,盖取诸离。包牺氏没,神农氏作。斲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盖取诸益。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盖取诸噬嗑。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氏作。通其变,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刳木为舟,剡木为楫,舟楫之利以济不通;致远以利天下,盖取诸涣。服牛乘马,引重致远,以利天下,盖取诸随。重门击柝,以待暴客,盖取诸豫。断木为杵,掘地为臼,臼杵之利,万民以济,盖取诸小过。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盖取诸睽。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上栋下宇,以待风雨,盖取诸大壮。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葬之中野,不封不树,丧期无数;后世圣人易之以棺椁,盖取诸大过。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百官以治,万民以察,盖取诸夬。
第三章
帛书:

  是故《易》也者,马。马也者,马也。缘也者,制也。肴也者,效天下之动者也。是故吉凶生而■■著也。
通行本:
是故《易》者,象也。象也者,像也。彖者,材也。爻也者,效天下之动者也。是故吉凶生而悔吝着也。
第四章
帛书:

  阳卦多阴,阴卦多阳,其故何也?阳卦奇,阴卦耦也。其德行何也? 阳,一君二民,君子之道也。
通行本:
阳卦多阴,阴卦多阳,其故何也?阳卦奇,阴卦耦。其德行何也?阳,一君而二民,君子之道也。(阴二君而一民,小人之道也。)
第五章
帛书:

  《易》曰:“童童往来,朋从玺思。”子曰:天下何思何虑,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天下何思何虑?日往则月来,月往则日来,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寒往则暑来,暑往则寒来,寒暑相谁而岁成焉。往者诎也,来者伸也,诎伸相钦而利生焉。尺蠖之诎,以求伸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请义入神,以至用也。利用安身,以■德也。过此以往,未之或知也。穷神知化,德之盛也。
通行本:
《易》曰:「憧憧往来,朋从尔思。」子曰:「天下何思何虑?天下同归而殊涂,一致而百虑,天下何思何虑?日往则月来,月往则日来,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寒往则暑来,暑往则寒来,寒暑相推而岁成焉。往者屈也,来者信也,屈信相感而利生焉。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精义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过此以往,未之或知也。穷神知化,德之盛也。」
帛书:
    《易》曰:“困于石,据于疾利,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子曰:非其所困而困焉,名必辱。非其所勮而据焉,身必危。既辱且危,死其将至,妻可得见邪?
    《易》曰:“公用射隼于高墉②之上,获之,无不利。”子曰:■ 者禽也。弓矢者,器也。■之者,人也。君子臧器于身,侍者而童,何不利之又?动而不矰,是以出而又获也。言举成器而动者也。
    子曰:小人不耻不仁,不畏不义,不见利不劝,不畏不■。小■而大戒,小人之福也。《易》曰“构校灭止,无咎”也者,此之胃也。
    善不责不足以成名,恶不责不足以灭身。小人以小善为无益也,而弗 为也;以小恶为无伤而弗去也。故恶责而不可盖也,罪大而不可解也。《易》曰:“何校灭耳,凶。”
    君子见几而作,不位冬日。《易》曰:“介于石,不冬日,贞吉。” 介于石,安用冬日,断可识矣。君子知物知章,知柔知刚,万夫之望。
通行本:
《易》曰:「困于石,据于蒺藜;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子曰:「非所困而困焉,名必辱;非所据而据焉,身必危。既辱且危,死期将至,妻其可得见耶?」
    《易》曰:「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子曰:「隼者,禽也;弓矢者,器也;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何不利之有?动而不括,是以出而有获,语成器而动者也。
    子曰:「小人不耻不仁,不畏不义,不见利不劝,不威不惩。小惩而大诫,此小人之福也。《易》曰:『屦校灭趾,无咎。』此之谓也。」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弗为也,以小恶为无伤而弗去也。故恶积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易》曰:「何校灭耳,凶。」
    (子曰:「危者,安其位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乱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易》曰:『其亡其亡,系于苞桑。』」
子曰:「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易》曰:『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言不胜其任也。」
子曰:「知几其神乎?君子上交不谄,下交不渎,其知几乎?几者,动之微,吉之先见者也。—— 通行本第六章。帛本无。)
君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易》曰:『介于石,不终日,贞吉。』介如石焉,宁用终日,断可识矣!君子知微知彰,知柔知刚,万夫之望。」

(子曰:「颜氏之子,其殆庶几乎!有不善未尝不知,知之未尝复行也。《易》曰:『不远复,无只悔,元吉。』」
天地絪缊,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易》曰:『三人行,则损一人;一人行,则得其友。』言致一也。
子曰:「君子安其身而后动,易其心而后语,定其交而后求,君子修此三者故全也。危以动,则民不与也;惧以语,则民不应也;无交而求,则民不与也;莫之与,则伤之者至矣。《易》曰:『莫益之,或击之,立心勿恒,凶。』」
子曰:「乾坤,其《易》之门邪?」乾,阳物也;坤,阴物也;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以体天地之撰,以通神明之德。其称名也,杂而不越,于稽其类,其衰世之意邪?夫易,彰往而察来,而微显阐幽,开而当名辨物,正言断辞则备矣!其称名也小,其取类也大,其旨远,其辞文,其言曲而中,其事肆而隐。因贰以济民行,以明失得之报。—— 通行本第六章。帛本无。)
第六章

帛书:
  若夫杂物撰德,辨是与非,则下中教不备。初大要,存亡知凶,则将可知矣。
通行本:
若夫杂物撰德,辩是与非,则非其中爻不备。噫!亦要,存亡吉凶,则居可知矣。(——通行本第九章。)
帛书:
《键》,德行恒易以知险;夫《川》,虽然,天下之至顺也,德行恒间以知阻。能说之心,能数诸虞之虑,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勿勿者。
是故变化具为,吉事有羊,马事知器,筭事知来。■人成能,人谋鬼谋,百姓与能。八卦以马告也,教
顺以论语,刚柔杂处,吉凶可识。 动作以利言,吉凶以请迁。是故爱恶相攻,而吉凶生,远近相取, 而■■生,请伪相钦而利害生。
    凡《易》之请,近而不相得则凶,或害之,则■且■。将反者其辞乱, 吉人之辞寡,躁人之辞多,无善之人其辞游,失其所守其辞屈。
通行本:

夫乾,天下之至健也,德行恒易以知险;夫坤,天下之至顺也,德行恒简以知阻。能说诸心,能研诸侯之虑,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是故变化云为,吉事有祥;象事知器,占事知来;天地设位,圣人成能;人谋鬼谋,百姓与能。八卦以象告,爻彖以情言,刚柔杂居而吉凶可见矣。变动以利言,吉凶以情迁。是故爱恶相攻,而吉凶生,远近相取,而悔吝生,情伪相感而利害生。凡《易》之情,近而不相得则凶,或害之,悔且吝。将叛者其辞惭,中心疑者其辞枝。吉人之辞寡,躁人之辞多。诬善之人其辞游,失其守者其辞屈。(——通行本第十二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79

帖子

83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37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5 19: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帛书《二三子问》

第一章

二三子问曰:《易》屡称于龙,龙之德何如?孔子曰:龙大矣。龙刑■,叚宾于帝,伣神圣之德也。高尚行虖星辰日月而不眺,能阳也;下纶穷深■之■而不沫,能阴也。上则风雨奉之,下纶则有天[神护之]。
[游]乎深■,则鱼蛟先后之,水流之物莫不隋从。陵处,则雷神养之, 风雨辟乡,鸟兽弗干。曰:龙大矣。
龙既能云变,有能蛇变,有能鱼变,■鸟■虫,唯所欲化,而不失本刑,神能之至也。□□□□□□□□□□□焉,有弗能察也。知者不能察其变,辩者不能审其美,至巧不能赢其文。其化为鸟虫也,功鸟焉,化
■虫,神贵之容也,天下之贵物也。曰:龙大矣。龙之为德也,曰□□□□
□易□□□□,爵之曰君子;戒事敬合,精白柔和,而不讳贤,爵之曰夫子。或大或小,其方一也。至用者也,而名之曰君子。兼:“黄常”近之矣;尊 威精白坚强,行之不可挠也,“不习”近之矣。
第二章


  《易》曰:“寝龙勿用。”孔子曰:龙寝矣而不阳,时至矣而不出, 可谓寝矣。大人安失矣而不朝,■■在廷,亦犹龙之寝也。其行淢而不可用也,故曰“寝龙勿用”。

第三章


  《易》曰:“杭龙有悔。”孔子曰:此言为上而骄下,骄下而不殆者,未之有也。圣人之立正也,若遁木,俞高俞畏下,故曰“杭龙有悔”。
第四章


  《易》曰:“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孔子曰:此言大人之宝德而施 教于民也。夫文之孝,采物暴存者,其唯龙乎?德义广大,法物备具者,其唯圣人乎?“龙战于野”者,言大人之广德而下■民也;“其血玄 黄”者,见文也。圣人出法教以道民,亦犹龙之文也,可谓“玄黄”矣,故曰“龙”。见龙而称莫大焉。
第五章


  《易》曰:“王臣蹇蹇,非今之故。”孔子曰:“王臣蹇蹇”者,言 其难也。夫唯智其难也,敌重言之,以戒今也。君子智难而备之,则不难矣;见几而务之,则有功矣,故备难则易。务几者,成存其人,不 言吉凶焉。“非今之故”者,非言独今也,古以状也。
第六章


  《易》曰:“鼎折足,复公莡,其刑屋,凶。”孔子曰:此言下不胜 任也。非其任而任之,能毋折虖?下不用则城不守,师不战,年乱犯上,谓“折足”;路其国,无其地,五种不收,谓“复公莡”;口养不 至,饥饿不得食,谓“形屋”。二三子问曰:人君至于饥乎?孔子曰:昔者晋厉公路其国,无其地,出田七月不归,民反诸云梦,无车而独行。□□□
□□□公□□□□□□□□□饥不得食六月,此“其刑屋”也。故曰:德义 无小,失宗无大,此之谓也。
第七章


  《易》曰:“鼎玉贙,大吉,无不利。”孔子曰:鼎大矣。鼎之迁也,不自往,必人举之,大人之贞也。鼎之举也,不以其止,以□□□
□□□□□□□□□□□贤以举忌也。明君立正,贤辅■之,将何为而 不利?故曰“大吉”。
第八章


  《易》曰:“康侯用锡马番庶,昼日三接。”孔子曰:此言圣王之安 世者也。圣之正,牛参弗服,马恒弗驾。不忧乘牝马□□□□□
□□□□□■时至,刍稿不重,故曰“锡马”。圣人之立正也,必尊天 而敬众,理顺五行,天地无困,民□不渗,甘露时雨聚降,剽风苦雨不至,民心相■以寿,故曰“番庶”。圣王各有三公、三 卿,“昼日三接”,■■■■者也。

第九章


  《易》曰:“聒囊,无咎无誉。”孔子曰:此言箴小人之口也。小 人多言多过,多事多患,□□□以衍矣。而不可以言箴之。其犹“聒囊”也,莫出莫入,故曰“无咎无誉”。二三子问曰:独无箴于圣□□□□□□圣人 之言也,德之首也。圣人之有口也,犹地之有川浴也,财用所剸出也;犹山林陵泽也,衣食□□所剸生也。圣人壹言,万世用之。唯恐其不言,有 何箴焉?


第十章


  《卦》曰:“见龙在田,利见大人。”孔子曰:□□□□□□□□ 囗嗛易告也,就民易遇也,圣人君子之贞也。度民宜之,故曰“利以见大人”。

第十一章


  《卦》曰:“君子终日键键,夕沂若,厉,无咎。”孔子曰:此言君 子务时,时至而动□□□□□□屈力以成功,亦日中而不止,时年至而不淹。君子之务时,犹驰驱也,故“君子终日键键”。时尽而止之以 置身,置身而静,故曰“夕沂若,厉,无咎”。


第十二章

《易》曰:“蜚龙在天,利见大人。”孔子曰:此言□□□□□□
□□□□君子在上,则民被其利,贤者不离,故曰“蜚龙在天,利见大 人”。


第十三章

《卦》曰:“见群龙无首,吉。”孔子曰:龙神威而精处□□□□
□□□□□□□□用 九 见 群 龙 无 首者□□□□□□□□□□□□□
□□见君子 大 吉也。


第十四章


  《卦》曰:“履霜,坚冰至。”孔子曰:此言天时谮,戒葆常也。岁??田产湿,以??虖始于??之□□□□□□守之□□□□□□□□□
□□□□德与天道始,必顺五行,其孙贵而宗不■。

第十五章

《卦》曰:“直方大,不习,无不利。”孔子曰:??也,方者??, 大者,言其直或之容□□□□□□□□□□□□□□□□□□□□□□□ 无不利 ,故曰“无不利”。

第十六章

《卦》曰:“含章可贞。”□□□□□□□□□□□□□□□□□□
□□□□□□□□含亦美,贞之可也,亦□□□□□□□□□。
第十七章

《卦》曰:□□□□□□□□□□□□□□□□□之事矣。□□□□□
□□□□□□□□□□□□□□□□□□□□□□□□□□□□者也。元,善之始也。□□□□□□□□□色之徒,溓□□□□□□。
第十八章


  《卦》曰:“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孔子曰:屯??而上通其德,无??小民家息以■衣□□□□□□□□□□□屯轮之,其吉亦宜矣。大贞
□□□□□□□川流下而货留□年■十□□□□□□□□□□□□□□□□
□□□□□□□□□□□□赁□财弗施则□。
第十九章

《卦》曰:“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孔子曰:此言大德之好远也。□□□□□□□■(德),和同者众,以济大事,故曰“利涉大川”。

第二十章


《卦》曰:“同人于门,无咎。”孔子曰: 此 言 其 所 同 唯 其 门人□而已矣。小德 好 近 也 。
第二十一章


  《卦》曰:“同人于宗,贞蔺。”孔子曰:此言其所同唯其室人而已, 其所同□,故曰“贞蔺”。
第二十二章


  《卦》曰:“绞如委如,吉。”孔子曰:绞,日也;委,老也。老 日之□□□,故曰“吉”。
第二十三章

《卦》曰:“嗛,亨,君子有冬,吉。”孔子曰:□□□□□□□□
□上《川》而下《根》。《川》也;《根》,精质也,君子之行也。□□
□□□□□□吉焉。吉,嗛也。凶,桥也。天乱骄而成嗛,地■骄而实嗛,鬼神祸福嗛,人亚骄而好嗛。□□□□□□□□□□□□□□
□□□好,美不伐也。夫不伐德者,君子也。其盈如□□□□□□□□□
□而再说,其有终也亦宜矣。
第二十四章

《卦》曰:“盱予,悔。”孔子曰:此言鼓乐而不忘■也。夫忘□
□□□□□□□□□□□□□□□□□□□□□□至者,其病亦至,不可辟
祸,福成□□□□□□□□□□□□□□□□行,祸福毕至,知者知之。故厩客恐惧,日惧一日,犹有过行。卒焉之□□□□□□□□□。
第二十五章

《卦》曰:“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与尔羸之。”孔子曰:
□□□□□□□□□□□□□□其子随之,通也;昌而和之,和也。曰:和同至矣。“好爵”者,言耆酒也。弗□□□□□曰□□□□□□□□
□□□□囗囗囗囗之德。唯饮与食,绝甘分□。
第二十六章

《卦》曰“密云不雨,自我西郊,公射取皮在穴。”孔子曰:此言声
君之下举乎山林,拔取之中也,故曰“公射取皮在穴”。□□□□□故 曰“自我西郊”。□□□□□□□□□□□□□美,故曰“利贞”。其占曰:丰□□□□□□□□□□□。
第二十七章


  《卦》曰:“不恒其德,或承之忧,贞蔺。”孔子曰:此言小人知善而弗为,攻维而无止,□□□□故曰“不恒其德”。□□□□□□□□□
□□□□□□□□也。■行以后民者谓大寨(?),远人倡至⑤谓□□。

第二十八章


  《卦》曰:“公用射■于高墉之上,无不利。孔子曰:此言人君高志 求贤,贤者在上,则因??用之,故曰??。

第二十九章

《卦》曰:“根其北,不获其身;行其庭,不见其人。”孔子曰:“根 其北”者,言 任 事也;“不获其身”者,精 白 ■ □也。敬官任事,
身 不 获 者鲜矣。其占曰:能精能白,必为上客;能白能精,必为□以精 白■, 故 曰 “行其庭,不见其人”。

第三十章

《卦》曰“根其辅,言有序。”孔子曰:此言也,吉凶之至也,必 皆于言语,择善 而 不 言 害 ,择利而言害,塞人之美,阳人之亚,可谓无德,其凶亦宜矣。君子虑之内,发之□□□□□□□□□□不言害,
塞人之亚,阳人之美,可谓“有序”矣。
第三十一章


  《卦》曰:“丰,亨,王叚之,勿自忧,宜日中。”孔子曰:□□□ 也。“勿忧”,用贤弗害也。日中而盛,用贤弗害,其亨亦宜矣。黄帝四辅,尧立三卿,帝□□□□□□□□□□□曰□其肝□□□□鱼,大羹也, 肝言其年。其内大美,其外必有大声问。
第三十二章


  《卦》曰:“未济,亨,小狐涉川几济,濡其尾,无乃利。”孔子曰: 此言始易而终难也,小人之贞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79

帖子

83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37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5 19:0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帛书易之义》

第一章

子曰:《易》之义谁阴与阳,六画而成章。曲句焉柔,正直焉刚。 六刚无柔,是谓大阳,此天之义也。□□□□□□□□□□□□方。六柔无刚,此地之义。天地相■,气味相取,阴阳流刑,刚柔成 章 。
第二章

万物莫不欲长生而亚死,会心者而台作《易》,和之至也。是故《键》
□□□□□□□□□□□□□□□□□□□义沾下就,地之道也。用六赣也,用九盈也。盈而刚,故《易》曰“直方大,不习,吉”也。因“不习”而备。故《易》曰“群龙无首吉”也。是故《键》者得□□□□□□□□□□□□
□□□□□□□畏也。容者,得之疑也,师者,得之栽也。比者,得鲜也。 小蓄者,得之未□也。履者,諈之□行也。益者,上下交矣。妇者,阴阳奸矣,下多阴而紑□□□□□□□□□□□□□□□□□□□□而周,所以 人背也。无孟之卦,有罪而死,无功而赏,所以啬,故□。□之卦,归而强士诤也。嬬□□□□□□□□□知未腾胜也。容失诸□□□□□□□□□□
□□□□□□□□远也。大有之卦,孙位也。大床,小肿而大从,□□
□也。大蓄,兑而诲也。隋之卦,相而能戒也。□□□□□□□□□□□□ 无争而后。??者,得??说,和说而知畏。谨者,得之代■也。家人者,得处也。井者,得之彻也。坸者,□□□□□□□□□□□□□□□□□
□也。丰者,得??之卦,草木??而从于不壹。坸之卦,足而知余。林之卦,自谁不先瞿。观之卦,盈而能乎。赍之卦,善近而□□□□□□□□
□□□□□□□□其??绝诱也。??乎□□□□□□□□忠身失量,故曰
慎而侍也。筮闸■纪,恒言不已。容狱凶得也。劳之??易??者??行 也。损以??也。大床,以卑阴也。归妹,以正女也。既赍者,亨余比贫。??而知路,凡??■也。
第三章


  子曰:??禁□也。子曰:??既穷□而??“晋如秋如”,所以辟 怒??“不事王侯”,□□之谓也。不求则不足以难??。《易》曰:?? 则危,亲伤□□。《易》曰:“何校则凶,屡校则吉。”此之谓也。子曰:五行□□□□□□□□□□□□用,不可学者也,唯其人而已矣。然其利□
□□□□□□□□□□□□□□□。

第四章


  赞于神明而生占也,参天雨地而义数也,观变于阴阳而立卦也,发挥于刚柔而生爻也,和顺于道德而理于义也,穷理尽生而至于命□□□□
□□□□□□□理也,是故位天之道曰阴与阳,位地之道曰柔与刚,位人之 道曰仁与义,兼三财两之,六画而成卦,分阴分阳,迭用柔刚,故《易》六画而为章也。天地定立,山泽通气,火水相射,雷风相■,八卦相厝。 数往者顺,知来者逆,故《易》逆数也。
第五章


子曰:万物之义,不刚则不能僮,不僮则无功,恒僮而弗中则 亡 ,此刚之失也。不柔则不静,不静则不安,久静不僮则沉,此柔之失也。是故
《键》之“炕龙”、《壮》之“触蕃”、《句》之“离角”、《鼎》之“折 足”、《酆》之“虚盈”,五■者,刚之失也,僮而不能静者也。《川》之“牝马”、《小蓄》之“密云”、《句》之“适属”、《渐》之“绳妇”、
《肫》之“泣血”,五■者,阴之失也,静而不能动者也。是故天之义刚 建僮发而不息,其吉保功也。无柔■之,不死必亡。僮阳者亡,故火不吉也。地之义,柔弱沉静不僮,其吉保安也。无刚■之,则穷贱遗亡。重阴者沉,故水不吉也。故武之义保功而恒死,文之义保安而恒穷。是故柔而不狂
,然后文而能胜也;刚而不折,然后武而能安也。《易》曰:“直方大, 不习,吉。”□□□之屯于文武也。此《易赞》也。
第六章

子曰:《键》六刚能方,汤武之德也。“潜龙勿用”者,匿也。“见■
在田”也者,德也。“君子冬日键键”,用也。“夕沂若厉,无咎”, 息也。“或■在渊”,隐而能静也。“■■在天”,□而上也。“炕龙有悔”,高而争也。“群龙无首”,文而圣也。《川》六柔相从顺,文之至也。 “君子先迷后得主”,学人之谓也。“东北丧崩,西南得崩”,求贤也。 “履霜坚冰至”,豫□□也。“直方大,不习吉”,□□□也。“含章可贞”,言美诸也。“聒囊,无咎”,语无声也。“黄常元吉”,有而弗发也。“龙 单于野”,文而能达也。“或从王事,无成有冬”,学而能发也。《易》曰“何校”,刚而折也。“鸣嗛”也者,柔而□也。《遁》之“黄牛”,文而知胜矣。《涣》之缘辞,武而知安矣。《川》之至德,柔而反于方。《键》 之至德,刚而能让。此《键》《川》之厽说也。

第七章


  子曰:《易》之用也,段之无道,周之盛德也。恐以守功,敬以承事, 知以辟患,□□□□□□□□文王之危知,史说之数书,孰能辩焉?《易》曰:又名焉曰《键》。《键》也者,八卦之长也。九也者,六肴之大也。为九之状,浮首兆下,蛇身偻曲,其为龙类也。夫龙,下居而上达者□□
□□□□□□□□而成章。在下为橬,在上为炕。人之阴德不行者,其 阳必失类。《易》曰“潜龙勿用”,其义潜清勿使之谓也。子曰:废则不可入于谋,胜则不可与戒,忌者不可与亲,缴□□□□□□《易》曰:“潜龙 勿用。”“炕龙有悔”,言其过也。物之上■而下绝者,不久大立,必多其咎。《易》曰“炕■有悔”。大人之义不实于心,则不见于德;不单于口, 则不泽于面。能威能泽,谓之■。《易》曰:“见龙在田,科见大人。” 子曰:君子之德也。君子齐明好道,日自见以待用也。见■则僮,不见用 则静。《易》曰:“君子冬日键键,夕沂若厉,无咎。”子曰:知息也,何咎之有?人不渊不■则不见□□□□□□反居其□□。《易》曰:“或■ 在渊,无咎。”子曰:恒■则凶。君子■以自见,道以自成。君子穷不忘达,安不忘亡,静居而成章,首福又皇。《易》曰:“■■在天,利见大人。” 子曰:天□□□□□□□□□□□□□□□文而溥,齐明而达矣。此以■(名,孰能及□《易》曰:“见群■无首。”子曰:让善之谓也。君子群居莫耴首,善而治,何■其和也?龙不侍光而僮,无阶而登,□□
□□□□□□□□□□此《键》之羊说也。□□□□□□□□

第八章

子曰:《易》又名曰《川》,雌道也。故曰“牝马之贞”,童兽也,
《川》之类也。是故良马之类,广前而景后,遂臧,尚受而顺,下安而 静,外又美刑,则中又□□□□□□□□乎昃以来群,文德也。是故文人之义,不侍人以不善,见亚墨然弗反,是谓以前戒后,武夫昌虑,文人缘序。《易》曰“先迷后得主”,学人谓也,何先主之又?天气作□□□□
□□□□其寒不冻,其暑不曷。《易》曰:“履霜坚冰至。”子曰:孙从 之谓也。岁之义,始于东北,成于西南。君子见始弗逆,顺而保■。《易》曰:“东北丧崩,西南得崩,吉。”子曰:非吉石也。其囗囗囗囗与贤之谓 也。武夫又柫,文人有辅,柫不桡,辅不绝,何不吉之又?《易》曰:“直方大,不习,吉。”子曰:生文武也,虽强学,是弗能及之矣。《易》曰: “含章可贞,吉。”言美请之谓也。文人僮,小事时说,大事顺成,知毋过数而务柔和。《易》曰:“或从王事,无成又冬。”子曰:言诗书之谓也。 君子笱得其冬,可必可尽也。君子言于无罪之外,不言于又罪之内,是谓重福。《易》曰:“利永贞。”此《川》之羊说也。

第九章

子曰:《易》之要,可得而知矣。《键》《川》也者,《易》之门户也。
《键》,阳物也。《川》,阴物也。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以■天地之化。又口能敛之,无舌罪,言不当其时则闭慎而观。《易》曰:“聒囊,无咎。” 子曰:不言之谓也。囗囗囗囗何咎之又?墨亦毋誉,君子美其慎而不自箸也。渊深而内其华。《易》曰:“黄常元吉。”子曰:尉文而不发之谓也。 文人内其光,外其龙,不以其白阳人之黑,故其文兹章。《易》??既没,又爵囗囗囗囗囗囗居其德不忘。“■单于野,其血玄黄。”子曰:圣人信哉!隐文且静,必见之谓也。龙七十变而不能去其文,则文其信于而达神明之德 也。其辨名也,杂而不■,于指《易》囗,衰世之僮与?《易》囗囗囗囗囗囗而察来者也。微显赞绝,巽而恒当,当名辩物,正言巽辞而备。本生仁义,所行以义,刚柔之制也。其称名也少,其取类也多,其指閒,其辞文,其言曲而中,其事隐而单。因赍人行,明失得之报。
第十章


  《易》之兴也,于中故乎?作《易》者,其又患忧与?上卦九者,赞以 德而占以义者也。《履》也者,德之基也。《嗛》也者,德之■也。《复》也者,德之本也。《恒》也者,德之固也。《损》也者,德之修也。《益》也者,德之誉也。《困》也者,德之欲也。《井》者,德之地也。《涣》者, 德制也。是故占曰:《履》,和而至;《嗛》,奠而光;《复》,少而辨于物;《恒》,久而弗厌;《损》,先难而后易;《益》,长裕而与;《困》
,穷而达;《井》,居其所而迁;《涣》,囗囗囗而救。是故《履》,以果行也;《嗛》,以制礼也;《复》,以自知也;《恒》,以一德也;《损》,以远害也;《益》,以兴礼也;《困》,以辟咎也;《井》,以辩义也;《涣》, 以行权也。子曰:涣而不救,则比矣。

第十一章


  《易》之为书也难前,为道就■,囗囗囗僮而不居,周流六虚, 上下无常,刚柔相易也,不可为典要,唯变所次,出入又度,外内皆瞿,又知患故,无又师保而亲若父母。印率其辞,楑度其方,无又典常。后非 其人,则道不虚行。□□无德而占,则《易》亦不当。

第十二章


  《易》之义,赞始反冬以为质,六肴相杂,唯侍物也。是故其初难 知而上易知也,本难知也而末易知也。囗则初如疑之,敬以成之,冬而无咎。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修道,乡物巽德,大明在上,正其是非,则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占,危哉。囗囗不当,疑德占之,则《易》可用矣。

第十三章


  子曰:知者观其缘辞而说过半矣。《易》曰:二与四同功而异位,其 善不同,二多誉,四多瞿,近也。近也者,嗛之谓也。《易》曰:柔之为道,不利远者,其要无咎,其用柔若中也。《易》曰:三与五同功异立, 其过□□,三多凶,五多功,贵贱之等??。
帛书《要》

??反疏??矣??至命者也。《易》??明而甚??行其义,长其虑,修其??易矣。若夫祝巫卜筮龟□□□□□□□□□□□□□□□□□□□
□□□□□□□巫之师□□□□□囗无德,则不能知《易》,故君子奠之。
□□□□□□囗囗囗子曰:吾好学而■闻要,安得益吾年乎?吾□焉而 产道,□焉益之,□而贵之,难??危者安其立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乱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不忘危,存不忘亡,治不忘乱。是以身安而国 家可保也。
   《易》曰:“其亡其亡,■于枹桑。”夫子曰:德薄而立奠,□□鲜不及。《易》曰:“鼎折足,复公莡。”言不胜任也。夫子曰:颜氏之子其庶几乎?见几又不善,未尝弗知;知之,未尝复行之。《易》曰“不远复, 无■诲,元吉。”天地昷,万勿润,男女购请而万物成。《易》曰:“三人行则损一人,一人行则得其友。”言至一也。君子安其身而后动,易其心而后■,定位而后求。君子修此三者,故存也。危以动,则人弗与也;无立而求,则人弗予也。莫之予,则伤之者必至矣。《易》曰:“莫益之,或
系之,立心勿恒,凶。”此之谓也。
    夫子老而好《易》,居则在席,行则在囊。子赣曰:夫子它日教此弟
子曰:“■行亡者,神灵之趋;知谋远者,卜筮之蔡。”赐以此为然矣。以此言取之,赐缗行之为也。夫子何以老而好之乎?夫子曰:君子言以■方也。前羊而至者,弗祥而好也。察其要者,不起其德。《尚书》多於
矣,《周易》未失也,且又古之遗言焉。予非安其用也。子赣曰:赐闻于夫 子曰:必于□□□□如是,则君子已重过矣。赐闻诸夫子曰:孙正而行义,则人不惑矣。夫子今不安其用而乐其辞,则是用倚于人也,而可乎?子曰: 校哉!赐!吾告女,《易》之道□□□□而不□□□百生之□□□《易》也。故《易》:刚者使知惧,柔者使知刚,愚人为而不忘,做人为而去诈。 文王仁,不得其志以成其虑,纣乃无道,文王作,讳而辟咎,然后《易》始兴也。予乐其知之□□□之□□□予何日事纣乎?子赣曰:夫子亦信其筮乎?子曰:吾百占而七十当,唯周梁山之占也,亦必从其多者而已矣。子曰:《易》,我复其祝卜矣,我观其德义耳也。幽赞而达乎数,明数而达于德,则其为之史。史巫之筮,乡之而未也,好之而非也。后世之士疑丘者,或以《易》乎?吾求其德而已,吾与史巫同途而殊归者也。君子德行焉求福,故祭祀而寡也; 仁义焉求吉,故卜筮而希也。祝巫卜筮其后乎?
    孔子■《易》,至于《损》《益》一卦,未尚不废书而叹,戒门弟子曰:二厽子!夫《损》《益》之道,不可不审察也,吉凶之囗也。《益》之为卦也,春以授夏之时也,万勿之所出也,长日之所至也,产之室也,故曰《益》。《损》者,秋以授冬之时也,万勿之所老衰也,长夕之所至也,故曰产②。道穷□□□□□□□。《益》之始也吉,其冬也凶。《损》之始凶,其冬也吉。《损》《益》之道,足以观天地之变,而君者之事已。是以察于《损》《益》之总者,不可动以忧。故明君不时不宿,不日不月,不卜不筮,而知吉与凶,顺于天地之道也,此谓《易》道。故《易》又天道焉,而不可以日月生辰尽称也,故为之以阴阳。又地道焉,不可以水火金土木尽称也,故律之以柔刚。又人道焉,不可以父子君臣夫妇先后尽称也,故要之以上下。又四时之变焉,不可以万勿尽称也,故为之以八卦。故《易》之为书也,一 类不足以亟之,变以备其请者也,故谓之《易》。又君道焉,五官六府不足尽称之,五正之事不足以至之,而诗书礼乐不□百篇,难以致之。不问于 古法,不可顺以辞令,不可求以志善。能者■一求之,所谓得一而君⑥毕者,此之谓也。《损》《益》之道,足以观得失矣。      
《要》千六百■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79

帖子

83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37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7 11: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帛书《缪和》原文

第一章

缪和问于先生曰:请问《易•涣之九二》曰“涣贲亓阶,每亡”此辞吾甚疑焉。请问此之所□(意)?子曰:夫易,明君之用也。吾思不达问,学不上与,言而贸易,先人之道。不然,吾志亦愿之,缪和曰:请毋既此,愿闻亓说。

子曰:涣者,散也。贲阶,几也;时也。古之君子时福至则进取,时亡则以让。夫时至而能既焉,散走亓时,唯恐失之,故当亓时而弗能用也,至于亓失之也。唯欲为人用,动可得也才!将何无每之又?受者,昌贲福而弗能蔽者,穷乎福者死,故亓在《诗》也,曰:“女弄,不敞衣裳,士弄,不敞车辆。”无千岁之国,无百岁之家,无十岁之能。夫福之于人,既焉,不可得而贲也。故曰:贲福又央。圣人知福之难得而贲也,是以又矣,故《易》曰:“涣贲亓阶,每亡”,故□(此)言于能贲亓时,悔之亡也。

第二章

谬和闻于先生曰:凡生于天下者,无愚知贤不宵,莫不愿利达显荣。今《周易》曰:“困,亨;贞大人吉,无咎;又言不信。”敢问大人何吉于此乎?

子曰:此圣人之所重言也,曰:“又言不信”。凡天之道壹阴壹阳,壹短壹长,壹晦壹明。夫人道尤之,是故汤□□(囚而)王,文王絇于羑里,(秦缪公困)于殽,齐桓公辱于长勺,越王勾践困于会稽。晋文君困于骊氏。古古至今,柏天之君。未尝困而能□□□□□□□也乎?困之□为达也,亦猷□□□□□□□□□□□□□□□□□□□故《易》曰:“困,亨;贞,大人吉,无咎,又言不信。”此之胃也。

第三章

缪和问于先生曰,吾年岁猷少,忘□□□□□□□□敢失忘吾冬。

子曰:何□□□□□□□□□□□□□□□□□□□□□□□□□□□□□□□□□□□□□□□《书》《春秋》《诗》《语》盖□纽而利害异□□□□□□□□□□□□□□□□□□者,莫不愿安□□□是□□□□□□□□□□□□□□□□《易.嗛之九三曰》:“劳嗛,君子又冬,吉。”□□□□□□□□□□□□□□□□□□□□□□以仓下,故□□禹之取天下也,当此卦也。禹□其四枝,苦亓身□,至于□足,无望烦色□□□□□□□□□□□□□□□□□□□□□□□□□□□□□□□而黑□□□号圣君,亦可胃冬矣。吉孰大焉。故曰:“劳嗛,君子又冬,吉。”不亦宜乎?今又之大君及至求□□□□□□□□亓□□纷白黑污□□□□□□□□□□□□□非能焉而又功名于天下者,殆无又矣,故曰“劳嗛,君子又冬,吉。”此之胃也。


第四章

缪和问先生曰:吾闻先君亓□□□□发号施令于天下也,皎焉若□□□□□世循者不惑眩焉。今《易.丰之九四》曰:“丰亓剖,日中见斗,遇亓夷主,吉。”何胃也?


子曰:丰者,大也。剖者,小也。此言小大之不惑也。盖君子为(爵)立赏庆也,若(礼)執然。大能□细,故上能使下,君能令臣,是以动则又动,(静)则又名,列執必奠,赏禄甚厚,能弄傅君而国不损敝者。盖无又矣。“日中见斗。”夫日者,君也。斗者,臣也。日中而斗见,君将失亓光矣,日中斗见,几失君之德矣。遇者,见也。见夷主者,亓始梦兆而亟见之者也,亓次秦缪公,荆庄,晋文、齐桓是也。故易曰:“丰亓剖,日中见斗,遇亓夷主,吉。”此之胃也。

第五章

吕昌问先生曰:《易.屯之九五》曰:“屯亓膏,小贞吉,大贞凶。”将何胃也?

夫《易》,上圣之治也。古君子处尊思卑,处贵思贱,处富思貧,处乐思劳,此四者,足以长又亓立,名与天地俱。今《易》曰“屯亓膏”,此言字闰者也。夫处上立者,自利而不自血下,小之猷可,大之必凶,且夫君国又人而厚俭,致正以自封也,而不□亓人,此除也。夫能见亓将□□□□□未失,君子之道也。亓小之吉,不亦宜乎?物未梦兆而先知之者,圣人之志也,三代所以治亓国也。故《易》曰:“屯亓膏,小贞吉,大贞凶。”此之胃也。

第六章

吕昌问先生曰:天下之士皆欲会□□□□□□□楼与以相高也,以为至是也。今《易.涣之ls》曰:“散亓群,元吉”此何胃也?

子曰:异才!天下之士所贵,夫涣者散,元者善之始也,吉者百福之长也。散亓群党,□使□□□□□□□□□□比□相誉以夺君明,此古亡国败家之法也。明君之所行罚也,将何“元吉”之又矣!吕昌曰:吾闻类大又焉耳,而未能以辨也。愿先生少进之以明少者也。子曰:明君□□□□□□□□然,立为刑辟,以散亓群党,执为赏庆爵列以劝天下群臣黔首男女。夫人渴力尽知归心于上,莫敢傰党侍君,而王将求于人矣。亓曰“涣亓群元吉”,不亦宜乎?故诗曰:“嘒彼小星,参五在东,潇潇宵正,蚤夜在公,寔命不犹。”彼此之胃也。

第七章

吕昌问先生曰:夫古之君子,亓思虑举措也,内得于心,外度于义,外内合同,上顺天道,下中地理,中适人心,神□□□□□□□□□昔之闻。今《周易》曰:“蒙,亨。非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吉,再三读,读则不吉,利贞。”以昌之私,以为夫设身无方,思虑不察,进根无节,读焉则不吉矣,而能亨亓利者,古又之乎?

子曰□□□□□□□也,而又不然者。夫内之不咎,外之不逆,昔昔然能立志于天下,若此者,成人也。成人也者,世无一夫,岂可强及舆才?故言曰:古之马及古之鹿,今之马今之鹿。夫任人□过,亦君子□。吕昌:若子之言,则《易.蒙》上矣。子曰:何必若此,而不可察也。夫蒙者,然少未又知也。凡物之少,人之所好也。故曰:“蒙,亨”。“非我求童蒙,童蒙求我”者,又知能者,不求无能者,无能者求又能者。故曰:“非我求童蒙,童蒙求我” “初筮吉”者,闻亓始而知亓冬,见亓本而知亓末。故曰“初筮吉”。“再参读,读则不吉”者,反复问之而读,读弗敬。故曰:“不吉”。弗知而好学,身之赖也,故曰“利贞”。 □□□□仁义之道也。虽弗身能,岂能巳才!日夜不休,冬身不倦,日日载载,必成而后止。故《易》曰:“蒙,亨。非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吉,再三读,读则不吉,利贞。”此之胃也。

第八章

吴孟问先生曰:《易.中复之九二》亓辞曰:“鸣颧在阴,亓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壐赢之”何胃也?
子曰:“夫《易》,圣君之所尊也,吾庸与焉乎?吴子曰:亚又然!愿先生式略之,以为毋忘,以匡弟子所疑。子曰:□□□□者,所独擅也,道之所见也,故曰“在阴”。君者,人之□□□□□□□□□□□□□□□□□□□□□□□□□□□□□□□□□□□□□□□盈不敬则不傅,不傅则□□□□□□□□□□□□之父母。人者,君之子也。君发号出令,士今以死力襄之。故曰“亓子和之”。“ 我又好爵,吾与壐赢之”者,夫爵禄在君,在人君□□□□□□□□□□亓人也,欣焉而欲利之,忠臣之事亓君也,驩然而欲明之,驩忻交迥,此□王之所以君天下也。故易曰“鸣鹤在阴,亓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赢之”亓此之胃乎?

第九章

庄但问于先生曰:敢问於古今之世闻学谈说之士君子,所以皆牧焉,劳亓四枳之力,渴亓腹心而虑者,显非安乐而为之也。以但之私心论之,此大老求尊严显贵之名,细老欲富厚安乐之实。是以皆行(则)必勉,轻奋亓所毂,幸于天下者,殆此之为也。今《易.嗛之初六》亓辞曰:“嗛嗛君子,用涉大川,吉。”将何以此论也?

子曰:夫多尊显者,亓心又不足者也。君子不然,畛焉不自明也,耻也不自尊,□□世□。《嗛之初六》,《嗛之明夷》也。耻人不敢又立也耳,以又知为无知也,以又能为无能也,以又见为无见也。动焉无取盈也,以使亓下,所以治人请。牧,群臣之伪也。□君子者,天□□□然以不□□于天下,故奢多广大,游乐之乡不敢渝亓身焉。是以上下驩然归之而弗猒也。“用涉大川吉”者,夫《明夷》,《离》下而《川》上。川老,顺也。君子之所以折亓身者,明察所以□□。是以能晓致天下之人而又之。且夫《川》者,下之为也。故曰“用涉大川,吉。”子曰:能下人若此,亓吉也。不亦宜乎?舜取天下也,当此卦也。子曰:聪明睿智受以愚,博闻强识守以浅,尊禄贵官守以卑,若此,故能君人。非舜亓孰能当之?

第十章

张射问先生曰:自古至今,天下皆贵盛盈,今《周易》曰:“嗛,亨。君子又冬。”敢问君子何亨于此乎?

子曰:此问是也。□□□之执,列爵立之尊,明厚赏庆之名,此先君之所以勸亓力也。豊盈,彼亓贵之地,此非耻君之所责也。夫耻君卑胮屈貌以舒孙,以下亓人,能至天下之人而又之。非耻君,亓孰能以此冬?子曰:天之道槀高神明而好下,故万物归命焉。地之道静博以尚而安卑,故万物得生焉。耻君之道尊严睿知而弗以骄人,嗛然比德而好后,故□□□□□。《周易》曰:“溓,亨,君子又冬。”

子曰:嗛者,溓然不足也。亨者,嘉好之会也。夫君人者以德下亓人,人以死力报之。亓亨也,不亦宜乎?子曰:天道毁盈而益嗛,地道消盈而流嗛,鬼神害盈而福嗛,人道亚盈而好溓。溓者,一物而四益者也。盈者,一物而四损者也。故耻君以为豊者,是以盛盈使祭服忽,屋成加茁,宫成杒隅。溓之为道也,君子贵之。故曰:“溓,亨,君子又冬。”□□□□□□下,非君子,亓孰当之?

第十一章

李平问先生曰:《易.归妹之上六》曰:“女承筐无实,士刲羊无血,无攸利。”将以辞,是何明也?

子曰:此言君臣上下之求者也。女者,下也。士者,上也。承者,下□于上也。刲者,上求于下也。羊者,众也,血者,恤也。攸者,所也。夫贤君之为列执爵立也,□实承群臣,荣亓列,乐亓实,夫人尽忠于上,亓于小人也,必谈博知亓又无,而□□□□□□□乐,以承上求,故可长君也,贪乳之君不然,群臣虚立,皆又外志,君无赏罚以劝之。亓于小人也,赋敛无根,嗜欲无猒,征求无时,财尽而人力屈,不朕上求。众又□□□□□□□□□□□□亓国,以及亓身也。夫明君之畜亓臣也,不虚忠臣之事,亓君也又实,上下迥实,此所以长又令名于天下也。夫忠言请爱而实弗修,此鬼神之所疑也,而况人乎?将何所利?《易》曰:“女承筐无实,士刲羊无血,无攸利。”此之胃也。孔子曰:夫无实而承之,无血而卦之,不亦不知乎?且乎求于无又者,此凶之所产也,善乎胃□无所利也。

第十二章

子曰:君人者又大德于臣而不求亓报,则不□要,晋、齐、宋之君是也。臣人者又大德于君而不求亓报□□□□□□□□□□□□□□□□王子比干五不可不求子□是也。君人者又大德于臣而不求亓报,□道也。臣者又大德于君而不求亓报,列道也。是故圣君求报于人,士饶壮而不能,□□□□□□□□□□□□□□□□□也□□□□者又大德于众而不求亓报□□□□□□□□□□□也□□□□□□□□□□□□□□□□□□□□□□□,此之胃也,不身□□□□□□□□□□□□□亓在《易》也,《復之六二》曰:“休復,吉。”则此言以□□□而□□□□□□□□□□□□□□□□□□□何吉之有矣?子曰:善道光君□□此□言之本也。□□□□□□□□□□□□□□□□□正之成也。故人□□□□□□□□□□□□□□□□□□□□□□□□□□□□□□□□□□□□□□□“食旧德,贞厉。或从王事,无成。”子曰□□□□□□□□□□□□□□□□□□食旧德以自□□□□□□□□□□□□□□□□□□□□□□□□□□□□□□□□□□□□□□□□□□□□□□□□□□,不亦宜乎?故《易》曰:“食旧德,贞厉。或从王事,无成。”

第十三章

子曰:《恒之初六》曰:“瓊(此字去掉王字边旁,下同)恒,贞凶,无攸利。”(今本周易中:初六 浚恒,贞凶,无攸利。)

子曰:瓊治□□□□□□□□猷恐人之不贤也,故亓在《易》卦曰:“瓊恒,贞凶,无攸利。”

子曰:《恒之九三》曰“不恒亓德,或承之羞,贞蔺。”

子曰:“不恒其德”言亓德行之无恒也。德行无道则亲疑无□(信),亲疑无□□□□□□□□不蔺,故曰“不恒亓德,或承之羞,贞蔺。”

子曰:《恒之九五》曰“恒亓德,贞,妇人吉,夫子凶。”妇德一,人之为,不可以又它。又它矣,凶□产焉。故曰“恒亓德,贞,妇人吉。”亓男德不刚,□□又祸,德必立而好比于人,贤不宵人得亓宜□,则吉;自恒也,则凶。故曰:“恒亓德,贞,妇人吉,夫子凶。”

第十四章

子曰:《川之六二》曰:“直方大,不习,无不利。”子曰:直方者,知之胃也。不习者,□□之胃也。无不利者,无过之胃也。夫赢德以与人过,则失人和矣,非人之所习也,则近害矣。故曰:“直方大,不习,无不利。”

第十五章

汤之巡守东北,又火。曰:彼何火也?又司对曰:渔者也。汤遂□□□又司歃之曰:“古者蛛蝥作罔,今人之缘序,左者右者,尚者下者,衝突乎土哉,皆来吾罔。”汤曰:“不可!我教子歃之曰:古者蛛蝥作罔,今人之缘序,左者使左,右者使右,尚者使尚,下者使下,吾取亓犯命者。”诸侯闻之曰:汤之德及禽兽鱼鳖矣,故共皮敞以进者廿又余国。《易》卦亓义曰:“显比,王用参殴,失前禽,邑不戒,吉。”此之胃也。

第十六章

西人举兵侵魏野,□□□□□□□□而遂出见诸大夫。过段干木之闾而式。亓仆李义曰:义闻之,诸侯无财而后财,今吾君先身而后财,何也?文侯曰:段干木富乎德,我富于财;段干木富于义,我富于地。德而不吾为者也,若何我过而弗式也?西人闻之,曰:我将伐无道也,今也文候尊贤□□□□□兵□□□何何而要之,局而□之,狱狱吾君敬女,而西人告不足。《易》卦亓义曰:“又覆慧心,勿问元吉,又復惠我德”也。

第十七章

吴王夫差攻,当夏,太子辰归冰八管。君问左右:冰□□□□□□□□注冰江中上流,与士饮其下流,江水未加清,而士人*大悦。斯罍为三队,而出系荆人,大败之,袭亓郢,居其君室,徒亓祭器。察之,则从八管之冰始也。《易》卦亓义曰:“鸣嗛,利用行师征国。”

第十八章

越王勾践即已克吴,环周而欲均荆方城之外。荆王闻之,恐而欲予之。左史倚相曰:天下吴为强,以戊戔吴,亓锐者必尽,其余不足用也。是知晋之不能践尊□齐之不能隃驺鲁而与我争吴也,是恐而来观我也。君曰:若何则可?左史倚相曰:请为长毂五百乘,以往分于吴地。君曰:若。遂为长毂五百乘以往分于吴地其先君作□而不取者,请为君取之。日旦,越王曰:天下吴为强,吾既戔吴,亓余不足以辱大国。士人请辤。又曰:人力所不至,周车所不达,请为君取之!王胃大夫重曰:吴人□□□不退兵。重曰:不可!天下吴为强,以我戔吴,吾锐者既尽,亓余不足用也,而吴众又未可趋也,请与之分于吴地,遂为之封于南巢至于北蔪南北一百里,名之曰倚相之封。《易》卦亓义曰:“睽孤,见縣豕负凃,载鬼一车,先张之挀,后说之壶。”此之胃也。

第十九章

荆庄王欲伐陈,使沈尹树往观之。沈尹树反,至令曰:亓城廓修,亓仓实,亓士好学,亓妇人组俟。君曰:如是则陈不可伐也。城廓修,则亓守固也;仓廪实,则人食足也;亓士好学,必死上也;亓妇组俟,必财足也。如是则陈不可伐也。沈尹树曰:彼若若君之言则可也。彼与君之言之异。城廓修,则人力渴矣,亓仓廪实,则□□之人也;亓士好学,则又外志也;亓妇组俟,则士禄不足食也。故曰:陈可伐也,遂举兵伐陈,克之。《易》卦亓义曰:“入于左腹,获明夷之心,于出门庭。”

第二十章

赵简子欲伐卫,使史黑往睹之,期以三十日,六十日后反,简子大怒,以为又外志也,史黑曰:吾君殆乎大过矣!卫使蘧伯玉相,子路为辅,孔子客焉,史子突焉,子赣出入于朝而莫之留也。此五人也一治天下者也,而皆在卫,□□□□□□□□□又是心者,侃□□而伐之乎?《易》卦亓义曰:“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易》曰:“童童往来”,仁不达也;“不克征”,义不达也;亓行塞,道不达也;不明晦,明不达也。□□□□,仁达矣;□□□□,义达矣;自邑告命,道达矣;观国之光,明达矣”(缪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79

帖子

83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37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7 11:0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帛书《缪和》古今对照
第一章
缪和问于先生曰:请问《易•涣之九二》曰“涣贲亓阶,每亡”此辞吾甚疑焉。请问此之所□(意)?子曰:夫易,明君之用也。吾思不达问,学不上与,言而贸易,先人之道。不然,吾志亦愿之。缪和曰:请毋既此,愿闻亓说。
缪和问先生说:请教《周易》中涣卦的九二爻。九二爻爻辞:“涣贲亓阶,每亡” (通行本作:“九二:涣奔其机,悔亡。”)这句爻辞我很不明白。请问这爻辞是什么意思?先生说:《周易》历来是帝王之学,只有太卜才真正明白。我的思维能力不如太卜,学习《周易》也并不是很努力、很用功,所以,解释时比较随便,前后矛盾,不足以跟你们讲授《周易》的道理。不是这样的话,我心里也很愿意跟你们讲讲。谬和说:请不要如此客气,我愿意听听你的见解。
子曰:涣者,散也。贲阶,几也;时也。古之君子时福至则进取,时亡则以让。夫时至而能既焉,散走亓时,唯恐失之,故当亓时而弗能用也,至于亓失之也。唯欲为人用,动可得也才!将何无每之又?受者,昌贲福而弗能蔽者,穷乎福者死,故亓在《诗》也,曰:“女弄,不敞衣裳,士弄,不敞车辆。”无千岁之国,无百岁之家,无十岁之能。夫福之于人,既焉,不可得而贲也。故曰:贲福又央。圣人知福之难得而贲也,是以又矣,故《易》曰:“涣贲亓阶,每亡”,故□(此)言于能贲亓时,悔之亡也。
先生说:说:涣的意思就是涣散。贲阶,就是机遇,时机。古代的君子时机到了,福运到了就刻意进取,时机消失就躲避退让。他们时机到了能够抓住,时机消失就及时散开、退走,唯恐失去时机。所以有的人在机遇、时运来临时不能及时掌握机会,直到机遇擦肩而过,失之交臂。都想抓住机遇,要刻意进取才行!自己抓不住机遇,为什么还要经常后悔不已呢?能抓住机会的,鸿运当头,昌盛的福运是根本遮挡不住的,能一生享福,直到老死,所以在《诗》中说:“女子打扮美容,不能在衣服上太过炫耀。男人得意出行,不要过度装饰车辆。”世界上没有千年不亡的国家,没有百年兴盛的人家,十年一大运,其实没有能够连续十年顺顺利利,春风得意的,福运对于每个人,得到了,或者过去了,不可能再重复了。所以说:祈求多福,福运不是靠求神拜佛求来的。君子知道福运难得难于把握,更不要说一再来临,所以《易》说:“解决涣散的情形在于及时抓住机遇,这样才不会后悔。”所以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及时抓住时机、机遇,才不会后悔莫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79

帖子

83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37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7 11:02: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谬和闻于先生曰:凡生于天下者,无愚知贤不宵,莫不愿利达显荣。今《周易》曰:“困,亨;贞大人吉,无咎;又言不信。”敢问大人何吉于此乎?
缪和说:我听先生说,凡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天性没有愚笨和聪明之分,也没有什么贤良和不肖之分,没有一个不想飞黄腾达、荣耀显贵。现在周易说:“困的意思是亨通,通泰;卜问君子、大人之事吉利,没有灾难。又说这个时候说话没有人听信。”敢问君子、大人怎么占得此卦为吉利呢?
子曰:此圣人之所重言也,曰:“又言不信”。凡天之道壹阴壹阳,壹短壹长,壹晦壹明。夫人道尤之,是故汤□□(囚而)王,文王絇于羑里,(秦缪公困)于殽,齐桓公辱于长勺,越王勾践困于会稽。晋文君困于骊氏。古古至今,柏天之君。未尝困而能□□□□□□□也乎?困之□为达也,亦猷□□□□□□□□□□□□□□□□□□□故《易》曰:“困,亨;贞,大人吉,无咎,又言不信。”此之胃也。
先生说:这就是圣人重视言而有信的原因,这里说:“这个时候虽然直言却无人听信”。凡天之道表现为一阴一阳之消长变化,阳长则阴短,阴长则阳短,阴晦则阳明。人间的道理更是如此,所以汤王被夏桀囚于夏台,周文王被商纣软禁在羑里,秦缪公兵败被困于殽地。齐桓公败于鲁国,受辱于长勺。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的兵马困在会稽,晋文君被骊氏陷害流亡在外十九年。从古至今,被困之圣人志向不灭最后反而显达,也好像………………所以《周易》说:“困,亨通;卜算得此卦,君子、大人吉利,没有什么灾难,只是直言无人听信。”就是这个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国学论坛 ( 苏ICP备17045837号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8-10-15 22:08 , Processed in 0.185116 second(s), 4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