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国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1|回复: 0

辞说周易(3-5)---百年大国梦(新增需卦)

[复制链接]

4

主题

5

帖子

10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0
发表于 2018-12-28 12: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潮白河 于 2019-1-21 16:22 编辑

辞说周易------百年大国梦

      《周易》描述的是西周前期发展史,文王借用前代易的卦符,结合周的初创历程,用64个章节,推算周从古公、季历、到姬昌祖孙三代发展壮大并取得政权是顺应天道的,周兴商灭是历史的选择和必然。这段时期大约是100年,可以说推翻旧商、建立新周是祖孙三代的百年大国梦。

      《周易》记录商的四代帝王年代分别是:武乙公元前1147至1113年,在位35年。文丁公元前1113年至1102年,在位13年。帝乙公元前1101年至1076年,在位26年。帝辛公元前1075年至1046年,在位30年。周的四代首领分别是:古公亶父在位时间不详,但经历了武乙。周西伯季历公元前1201年至1102年,在位40年,经历了武乙、文丁,为文丁所杀。继承西伯侯的姬昌公元前1106年至1056年,在位50年,经历了文丁、帝乙和帝辛,在公元前1074年被囚,1067年被释放,共7年,期间姬昌“公弋取彼在穴”,重新演绎《周易》。姬昌获释后,牢牢坚持其祖父古公亶父制定的“密云不雨、自我西郊”的基本国策不动摇,韬光养晦,等待时机。又过10年,其子姬发伐纣灭商。

        神农时代有《连山易》,以艮卦开始;黄帝时代有《归藏易》,以坤卦开始;所谓易就是根据过去、现在的事实来预测未来的变数,实际就是现在说的发展观。通过对社会的发展方向、发展方式、发展动力、战略步骤、外部条件、政治保证等方面的分析来推断发展结果。和占卜算命的玄学不同,文王把周的发展历程纳入易中,以此推测周兴商灭是天意,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是周的易数。现代中国学术界尤其是哲学史研究领域,《周易》一直被视为占筮书而难登大雅之堂。一方面承认其为传统社会官学典籍,另一方面又弃如蔽履,这都是因为对《周易》没有完全了解形成的。

        周文王(前1152年-前1050年),姬姓,名昌,季历之子。其父季历死后,继承西伯之位,故又称西伯昌,共在位50年。在位期间,收附虞、芮两国,攻灭黎、邗、崇等国,建都丰邑,即西安,为武王灭商奠定基础。据《左传》载,周文王囚于羑里七年。被囚期间,文王韬光养晦、卧薪尝胆,始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在石室里演易,记录了周的发展历程。通过商周实力对比而预测商的气数。

        这里注意,在《周易》的卦辞和爻辞中没有阴阳的说法,文王采用了“九”和“六”来表达这个概念。孔子作《象传》说乾初九“阳在下也”和坤初六“阴始凝”,第一次在《易经》中提到阴阳,这时离文王演《周易》有500多年了。最早提出阴阳的人是伯阳父,伯阳父是西周宣王、幽王时的太史,距文王时期有300多年。宣王中兴之后,西周的种种制度弊端都呈现出来。周幽王二年,发生大地震,伯阳父认为:“天地之气,不失其序。阳伏而不能出,阴迫而不能烝”,即天地之气运行有一定的秩序,阴阳二气失调便产生地震,这是西周即将灭亡的征兆。过了200年,“阴阳”思想在东周时期被老子、孔子等思想家们继承。有了阴阳,可以比“九”、“六”更加形象地表达动静、健顺、刚柔、男女、奇偶、大小、尊卑、进退、往来等。以辞解易时追求卦爻辞的本真,所以用不到阴阳概念。

3.屯卦——构筑城邑,以农立国奠根基

         震下坎上
    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译文]屯卦象征筑室成邑:绝对亨通,利于坚守。不要再走了,利于建立诸侯。(屯:通“坉”,构筑,用草袋装土筑墙或堵水。)
         [提示]建立城邑,遮风挡雨。

     周易是姬昌在被囚羑里期间,借用曾用于占卜的古易六爻,重新演绎填辞,记录了一段从古公亶父到自己祖孙三代奋斗、实现大国梦想的故事,大约100年。64卦中,前2卦是开篇,后2卦是结语。正文60卦,也就是60个故事,是一部完整的以时间为顺序的历史连环画。

    《史记·周本纪》:“于是古公乃贬戎狄之俗,而营筑城郭室屋,而邑别居之”,古公亶父带领周部落,划分邑落、开发沃野。营建城郭、设宗庙、立太社。构建中央机关、设官分职、官职庶务。“复修后稷、公刘之业”,推行“务耕织、行地宜”的农业发展政策,实现了“行者有资,居者有畜积,民赖其庆”的局面。《诗经·绵》中用大量篇幅描绘了周族人来到周原后垦荒筑室、大办农业的场景。

    屯卦的卦象是筑室成邑、遮风挡雨。当时的周原,一片开阔,但也是一片荒芜。所谓定居在此,就必须建立城邑,满足人们生活中衣食住行和安全的需要。因为没有正式的建筑工具,所以“坉”即用草袋或土筐装土后垒墙,也就是《诗经》中说的“捄之陾陾”。《说文》:“捄,盛土於梩中也。”《笺》“捄,筑墙者,捊聚壤土,盛之以虆(土筐),而投诸版中。”有了房子就有了根,就可以遮风挡雨、繁衍生息,这是建立根据地的第一要务,所以是“元亨”。这里的“元”和乾卦一样,是“根本、根源”,可以翻译为根本的、元始的、绝对的亨通,元亨即绝对正确、绝对顺利、绝对通达。建立城邑为根据地是长久和庞大的工程,同时也考验着古公的意志和决心,即“利贞”,一定要坚守。“勿用有攸往,利建侯。”不能再像游牧部落一样到处乱走了,根据地是成为国家的根本,也是成为诸侯的前提条件。戎狄部落的历史也很长,但一直过着游牧生活,更没有发展农业,财富没法积累,靠打猎甚至抢劫生活,所以一直是被主流社会排斥的对象,更不能成为诸侯,这也是古公高瞻远瞩之处。

    《彖》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雷雨之动满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宁。
       [译文]《彖传》说:屯,阴阳刚刚开始结合而艰难产生。动在险中,极为亨通,也是正道。雷雨运动,充满天地。天造万物,小草萌芽,应建立诸侯而不停息。(屯:艰难。)
      [提示]解释卦辞。   

       从乾坤两卦就可以知道了,《彖传》是对卦辞进行了转化和提炼。为了便于比较,保留孔子的《彖传》和《象传》。  

     “刚柔”即天地,纯天和纯地中只有纯阳和纯阴,类似男女,如果不交流是形不成万物和繁衍生息的。雷雨是天气和地气阴阳相交的结果,草木也是通过阴阳授粉而发芽而生长的,刚刚交合而生长的生命必然脆弱无比,难以生存。但草木生长是天道,《彖传》给予了无限希望,即“动乎险中,大亨,贞”,生命就是在险中成长的,既然来了,就要经历风雨坎坷,这时自然的、亨通的、正确的。如同草木在风雨中发芽成长,有志者也应有所作为,注意天时,把握时机,动得时宜,积极作为,即“宜建侯而不宁”。宁是停歇、返回、退缩之意。要有坚持不懈的意志和勇往直前的决心,不停歇,不退缩,如草木在风雨中发芽,弯曲着一直向上。

     《象》曰:云雷屯,君子以经纶。
       [译文]《象传》说:乌云响雷集聚。君子开始筹划治理国家。(经纶:治理。屯:集聚。)
       [提示]转义。

    《象传》讲的是 上水下雷,天上的水即为云,乌云滚滚、雷声大作,这时云雷集聚是为下雨做准备工作,当云雷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雨就下来了。君子观此象,想到要开始筹划建立国家。一是要不断累积能力和财富,把未雨变成下雨,二是要从细微做起的智慧谋略,君子慎始。

     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
     [译文]初九,来回巡视,利于平时占卜(规划),利于建立诸侯。(贞:占卜。)
     《象》曰:虽磐桓,志行正也。以贵下贱,大得民也。
     [译文]《象传》说:虽然来回巡视,思想和做法正确。尊贵者为卑贱者操劳,大得民心。
     [提示]来回巡视,规划城邑,利于建国。

    古公率领部落来到周原,眼前一片开阔。虽然土地肥沃,但要在此发展生产,必须建立城邑。于是古公在周原的各处巡视考察,即“磐桓”,把周原的地理形势了然于心,有利于平时用占卜来规划周原未来的建设格局,《诗经·绵》记载:“爰始爰谋,爰契我龟”,契龟就是龟卜。这种先考察再建设的方式可以使国家建设更加合理和可持续,避免因规划上的问题而出现遗憾。而建立合理和美观的城邑并设置为国都,对成为诸侯也有帮助,所以“利建侯”。

    《象传》说:虽然来回巡视,思想和做法正确。尊贵者为卑贱者操劳,大得民心。

    六二,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译文]六二,筑好一处换个方向再筑。车乘和马匹排成队列的样子,不是抢劫而是提亲。女子通过卜问不取字,过了十年才取字。(屯:同坉,构筑。邅:转变方向。乘:四匹马拉的车。班:列队。字:举行笄礼取字。)
      《象》曰:六二之难,乘刚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译文]《象传》说:六二的难处,是阴柔凌驾阳刚。过了十年才取字,回到正常。
       [提示]建立城邑,有邰提亲,提出条件。

    在族人的共同努力下,城邑逐步显示出规模,清理一片荒地,就盖一所房子。盖完这一所,再换个地方清理荒草后接着盖,连续不断的样子,即“屯如邅如”,像桑蚕食叶,荒地荒草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鳞次栉比的土室、宽阔平坦的道路。《诗经·绵》生动地描写了这种大规模基础建设场景:“周原膴膴,堇荼如饴。爰始爰谋,爰契我龟,曰止曰时,筑室于兹。”

    随着城邑的建设,古公扬名四海,周围的部落耳闻目睹了周的发展,有邰氏部落主动来联系周,提出联姻。“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城外出现了车乘和马排列的队伍,不是抢劫而是提亲。所谓乘即四匹马拉的车,来者即有邰氏部落太姜派来向古公提亲的人。

       “字”的本义是女子落户夫家,生养后代。《礼记·曲礼》:“男子二十冠而字,女子十五笄而字”。男子二十岁成人而举行冠礼,女子十五岁举行笄礼,取字供外人呼唤,一旦取字就可以男婚女嫁。女子不取字也称“未字”或“待字”。爻辞“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的“贞”是太姜通过卜问获得天意。这次提亲只是一次考察,房子盖的不错,但人还没转变,比如还打猎吃烤食。于是提出条件:想娶我可以,但你必须摆脱游牧那些恶习,变成真正的农耕文明人。在此之前,我都可以等你,哪怕十年也没关系。太姜坚持不举行笄礼也不取字,即“待字闺中”,整整等了十年,一直到古公正式来求婚。

    《象传》说:“六二之难,乘刚也。”意思是文姜看不起野蛮的男人,坚持不嫁。等待了十年,终于等来了心仪的古公,此时的古公已是风度翩翩、文质彬彬,完全摆脱了游牧民族的恶习,文姜同意举行笄礼取字,即“十年乃字”,得以“反常也”,即返回正常。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译文]六三,吃烤鹿肉无误,一次又一次进入林中。君子小吃也不如不吃,长此以往不好。(即:就食。虞:误。惟:重复,一次又一次。几:同叽,小食。)
       《象》曰:即鹿无虞,从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穷也。
         [译文]《象传》说:吃鹿肉无误,放任打野物,君子放弃这么做。长此以往不好,成为不屑之人。(从:同纵,放任。禽:同擒,打野物。穷:不屑之人。)
         [提示]大吃烤肉,照样狩猎,君子放弃。

    古公要想迎娶太姜,首先自己要改变,满足太姜的要求,证明自己已经不再是游牧部落的野蛮人了。小人们烤肉照吃不误,树林照进不误。为了心爱的文姜,古公必须戒掉烤肉,小吃也是吃,不如一点也不吃,这需要坚定的意志。由烤肉变煮肉,用鼎做饭是成为农耕人一个重要标志。《古史考》:“古者茹毛饮血,燧人钻火,而人始裹肉而燔之,曰炮。及神农时,人方食谷,加米于烧石之上而食之。及黄帝,始有釜甑,火食之道成矣。”

    《象传》说:“即鹿无虞,从禽也,君子舍之。”烤肉照吃不误,就是放任自己去狩猎。小人可以,君子不能这么干。既然戒烤食,就戒到底。“往吝,穷也。”君子如果把小吃当成不吃,长此以往,会越吃越上瘾,根本戒不了,变成文姜不屑之人,怎么会嫁给他?

     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译文]六四,车乘和马匹排列成队列的样子。恳请结亲,前往吉祥,无所不利。(求:恳请。)
       []曰:求而往,明也。
       [译文]恳请而前往,名副其实了。
       [提示]戒掉恶习,车马列队,迎娶太姜。

     古公成功戒掉烤食,经过十年的历练,可以熟练耕种田地,可以从容用鼎做饭,自己过上了和文姜他们一样的农耕生活。文质彬彬,摆脱了游牧部落的各种不良习气,文姜应该满意了。于是古公备车马浩浩荡荡前往迎娶太姜,“乘马班如”即车乘和马匹排列成队列的样子,这样前往有邰氏,没什么不好的。

     《象传》把这一点说明白了,即“求而往,明也”,恳请而前往,是名副其实了。明同名,地位身份和其行为对上了。

    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译文]九五,构筑自己的宗祠。小必然吉,大必然凶。
     《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译文]《象传》说:构筑自己的宗祠,恩惠尚未广大。
       [提示]构筑宗祠,以身作则,传承家风。

    《诗经·绵》:“爰及姜女,聿来胥宇。”意思是姜氏女子循着迁徙之路来到有才智的人管理的疆土。太姜,周朝先祖古公亶父的正妃,周文王的祖母。她以“贞顺”的女德,成为丈夫得力的左膀右臂,是周朝创业之时的贤德妇人。《列女传·母仪传》:“太姜者,王季之母,有台氏之女。大王娶以为妃。生泰伯、仲雍、王季。贞顺率导,靡有过失。大王谋事迁徙,必与大姜。君子谓大姜广于德教。”她能够以身作则教导儿子,使他们从小到大,在品德行为上都没有过失。而且太王每遇到大事,必定同她商量,没出过一件坏主意。但根据《史记·周本纪》:“古公有长子曰太伯,次曰虞仲。太姜生少子季历,季历娶太任,皆贤妇人,生昌,有圣瑞。”即太伯、虞仲是跟着古公迁徙到周原的,尤其季历是古公到周原后再娶太姜所生,这也是古公选择季历做接班人的原因。不管怎么说,太姜贤德无比、教子有方。古公为了能够使太姜的良好家风永远传承,特地构筑了自家的宗祠。

    甲骨文中“高”代表楼宇或庙堂,而膏的本义则是是庙堂中敬神的油脂。古人认为在动物身上包裹内脏的肥细脂膜,是食物中的精华,遂常用于庙堂敬神。所谓“屯其膏”就是构筑一个能够敬奉神灵膏脂的宗祠。周以前是游牧部落,没办法建立宗祠。古公在文姜影响下,想到要建立自己的宗祠,以便传承家风。古公自己摒弃游牧野蛮恶习就用了十年,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只能以身作则,从自己和自己的家庭做起,小范围实施。至于其他大范围的人暂时不能转变,也不能强求,强转则引起混乱和反抗,即“小贞吉,大贞凶。”

    《象传》说:“屯其膏,施未光也。”意思是说:构筑自己的宗祠,恩惠尚未广大。

   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译文]上六,车乘和马匹排成队列的样子,眼泪和鲜血流出不断。
      《象》曰:泣血涟如,何可长也。
       [译文]泪和血流出不断,怎么能长久呢?
       [提示]车马列队,出门战争,血泪涟涟。

    有了文姜,古公和家人发生转变。如果部落的大部分人一直不转变,沿袭恶习靠打猎和抢夺谋生,即“乘马班如”,把车乘和马匹排列成队列的样子远行,和戎狄直接对抗战争,必定血泪涟涟,部落衰败甚至消亡。这种不可持续发展的担心促成古公必须下定决心让所有民众学习主流文化,提高全民素质,全面建成农耕社会。国家社会发展是为了实现是人的发展,百姓的素质的提升也进一步促进了社会的稳定和谐发展。

    《象传》也说“泣血涟如,何可长也。”总让民众流泪流血的局面怎么能长久呢?


4.蒙卦——练习占卜,统一思想谋发展

          坎下艮上
         蒙: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告,再三渎,渎则不告,利贞。
         [译文]蒙卦象征全面启蒙:亨通。不是我恳求一齐启蒙,一齐启蒙恳求我。初次占卜天神回答,再三占卜是不恭,不恭则天神不再回答,利于守正。(童:同,一齐,无异议。)
         [提示]大石堵水。


       屯卦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意思是上六,车乘和马匹排成队列的样子,血泪涟涟。有了文姜,古公和家人发生转变。如果部落的大部分人一直不转变,沿袭恶习靠打猎和抢夺谋生,即“乘马班如”,把车乘和马匹排列成队列的样子远行,和戎狄直接对抗战争,必定血泪涟涟,部落衰败甚至消亡。这种不可持续发展的担心促成古公必须下定决心让所有民众学习主流文化,提高全民素质,学习占卜、求雨、祭祀等主流文化,全面建成农耕社会。

        蒙的卦象是大石堵水。把大石搬开,让水流出,就是启蒙。童借作同,《列子·黄帝篇》:“状与我童者,近而爱之。状与我异者,疏而畏之。”《注》童,同也。声之讹也。所谓童蒙就是同蒙,有游牧习惯的百姓和古公一起启蒙。

       怎么让这些鹿肉照吃、森林照入的百姓改变呢?古公决定让天意来证明,即占卜。因为不熟悉,所以让“刑人”即已定型的明白人文姜来把关。集合所有男子包括男孩子,在大家都无异议时灼敲龟甲,即“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然后告诉他们,占卜只能进行一次,因为不符合你的要求就再次占筮,是对神灵天意的亵渎,反复占问天神会发怒,就再也不指引了,即“初筮告,再三渎,渎则不告。”第一次占卜结果是“不利为寇,利御寇”,那些有游牧习惯的人终于服气,同意按照天神的要求,改变吃烤肉的习惯,学习农耕生活方式。

      《彖》曰:蒙,山下有险。险而止,蒙。蒙亨,以亨行,时中也。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志应也。初筮告,以刚中也。再三渎,渎则不告,渎蒙也。蒙以养正,圣功也。
        [译文]《彖传》说:蒙蔽,山下有险。有险而止,传承。传承而亨通,以亨通的办法做事,时机正好。“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意愿相应。“初筮告”,以刚居中。“再三渎,渎则不告”,亵渎传承。通过传承来培养人的纯正本性,是圣人之功。(蒙:传承。)
        [提示]转义。


       蒙卦下体为坎为险,上体为艮为止,这里的蒙即欺骗。蒙卦上为艮为山,下为坎为险,山下有险,危险被山所蒙蔽,人不能直接看到,即欺骗。有险则止,有德之人会根据经验来判断出山下是否有险境,有险境则停止前进,这种经验是通过世代传承得到的。“防祸于先而不致于后伤情。知而慎行,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焉可等闲视之。”无患则防患,有患则避患,对有德之人来说,对事物一下子就能看透,好像没有眼罩,这些都是通过口口相传或读书而传承下来的,这个蒙即传承。贾谊《过秦论》:“孝公既没,惠文、武、 昭襄,蒙故业,因遗策”中的蒙即传承或沿袭之意。

       传承而亨通,“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把以往的经验拿来做现在的事,肯定做的好,即“蒙亨,以亨行,时中也。”而“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则是教育者和受教者的意愿相应,这是传承的前提。“初筮告”,教育者有经验也有教训,是走过弯路并成功克服困难的人,所以是“以刚居中”。“再三渎,渎则不告”,把传承理解为游戏,是对传承的亵渎,既然孺子不可教则不教。“蒙以养正,圣功也。”社会发展,教育为本。人的纯正本性是代代传承来来培养的,是圣人远见卓识的结果。


      《象》曰: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
        [译文]《象传》说:山下冒出泉水,象征蒙蔽。君子用果敢的行为来培养品德。(蒙:破除蒙蔽。)
        [提示]转义。


      《象传》则说山下出泉,上艮为上,下坎为动水。泉水从山石中冒出,说明有更大的水被山蒙蔽在下。君子观此象,想到要“果行育德”。行动要非常果决,要冲就冲破,而不是像泉水一样,委委屈屈地从石头缝里钻出来。修德就是按照天道做正确的事,光明磊落、坦坦荡荡,大义凛然。决不能唯唯诺诺,对于坏人坏事百般容忍,欺软怕硬。

       初六,发蒙,利用刑人。用说、桎梏以往,吝。   
       [译文]初六,组织启蒙,利用已定型的人。用责备、桎梏的方法,不好。(刑:同侀,已定型。)
      《象》曰:利用刑人,以正法也。   
       [译文]《象传》说:使用已定型的人,可以端正法度。
       [提示]组织启蒙,利用型人,顺从天意。


       那些鹿肉照吃、森林照人的百姓,是处于“蒙”的状态。古公说什么他们都未必信服,于是请天神帮忙,让老天爷说话,使他们启蒙,具体方式是进行占卜。占卜过程,必须有“刑人”把关。所谓刑人就是侀人,已定型的人,明白人。周部落懂占卜的就文姜一个,比如“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是说连出嫁这个事都占卜。文姜说发动占卜,别人肯定信服并参加。这个事如果让古公组织发动,恐怕要用责骂或手铐脚镣才行,这会大大影响学习占卜的进程。准备占卜的道具,先把龟甲取材、锯削、刮磨,刻上“不利为寇,利御寇”等各种所需占卜内容,此过程称为契。然后用火灼烧甲骨,根据甲骨反面裂出的兆纹判断凶吉。火灼烤龟甲时会发出噼啪之声,这种声音往往被理解为是神在传达旨意。

     《象传》说:“利用刑人,以正法也。”使用已定型的人,是端正法度,即要用明白人把关,才能保证占筮符合程序,占出的结果符合天意,让大家执行。

       九二,包蒙,吉。纳妇,吉,子克家。
      [译文]九二,全面启蒙,吉祥。接纳妇人,吉祥,因为儿子继承家业。
  《象》曰:子克家,刚柔接也。
      [译文]《象传》说:儿子继承家业,刚柔相接。
      [提示]全面启蒙,所有男性,都要参与。


       占卜是部落中的大事,所有男人都要参与,包括男孩子,一个也不能少,因为他们长大后要继承家业。原则上不需要妇女去,如果男孩子年龄特别小,则需要由其母亲带着去。这里特别指的是文姜和季历。根据《史记·周本纪》:“古公有长子曰太伯,次曰虞仲。太姜生少子季历,季历娶太任,皆贤妇人,生昌,有圣瑞。”即太伯、虞仲是跟着古公迁徙到周原的,季历则是古公到周原后再娶太姜所生,这也是古公选择季历做接班人的原因。占卜时古公主持,太伯、虞仲参加,文姜把关监督占卜流程,同时把季历带在身边,耳濡目染。

     《象传》说“子克家”是“刚柔接也”,即儿子继承家业,季历迟早就会接文姜的班,把关占卜。

       六三,勿用取女:见金夫,不有躬,无攸利。     
       [译文]六三,不要召集姑娘:看见契刻之人,不能控制自己,没什么好处。(取:同聚,会合,集合。金:契刻工具。)
      《象》曰:勿用取女,行不顺也。
       [译文]《象传》说:不要召集姑娘,她们的行为不适合。
       [提示]姑娘胆小,害怕燋契,影响占卜。


       古代在龟甲、兽骨上灼刻文字和灼刻文字用的刀具,皆称契。《诗·大雅·緜》:“爰契我龟。”。“契,开也。契灼其龟。”《周礼》:“菙氏掌共燋契,以待卜事。”菙氏是古官名,掌灼龟之木,用于占卜。所谓“金夫”就是类似菙氏这样的男子。这样的男子操纵刀具,烧灼龟甲,有些凶悍。姑娘们胆小,见到金夫就会乱跑乱叫,场面混乱,不利于占卜的顺利进行,有碍仪式的严肃性。

      《象传》说:“勿用取女”是“行不顺也”,即因姑娘们胆小,看到负责燋契的人感到害怕,现场混乱,影响卜筮的严肃性,所以不要召集她们来参与。

       六四,困蒙,吝。
       [译文]六四,劳倦启蒙,不好。(困:劳倦。)
   《象》曰:困蒙之吝,独远实也。
       [译文]《象传》说:劳倦启蒙不好,这样违背了诚意。
       [提示]劳倦启蒙,没有诚意,思想混乱。


       教育民众、开启民智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一次占卜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所以要对天神保持诚意,遇到事情就求老天爷,百姓才能信任。关于周初期占卜情况可以用考古发现证明。

      周原遗址是周文化的发祥地和灭商之前周人的聚居地,其中心在今陕西扶风、岐山一带。四至范围北至岐山、南临渭水、东到武功、西至凤翔。凤雏甲组西周早期宫室建筑基址发掘于1976年,位于京当乡风雏村西南,规模宏大,布局谨严,以门道、前堂中阶和过廊为中轴线,东西两边配置门房、厢房,左右对称,规整的“廊院制”平面布局开我国建筑史上四合院风格之先河。前堂为主体建筑,是周王处理朝政、举行祭祀天地祖先和婚丧等典礼的场所,后室是周王和嫔妃居住之处。在基址发掘中,先后出土金箔、玉器、瓦陶器等贵重文物万余件及大型陶质水管等建筑材料,特别是在基址西厢二号房间发掘出占卜用的甲骨21050片,其中有字甲骨293片。

       周初期处于商代武乙时期。从殷墟甲骨的大量出土反映了商代占卜风之盛,王室贵族上自国家大事,下至私人生活,如祭祀、气候、收成、征伐、田猎、病患、生育、出门,等等,无不求神问卜,以得知吉凶祸福决定行止。于是,占卜成了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朝廷设置了专门的机构和卜官。

       所谓“困蒙”就是劳倦占卜、懒得占卜,这样不好,大家做事失去了主心骨。没有核心,思想就会混乱。要积极维护核心,统一思想谋发展。

     《象传》说:“困蒙之吝,独远实也。”即违背了对天神的诚意。

        六五,童蒙,吉。
        [译文]六五,一齐启蒙,吉祥。(童:同,无异议。)
       《象》曰:童蒙之吉,顺以巽也。
        [译文]《象传》说:一齐启蒙的吉祥,因顺逊而朝一个方向。(顺:朝一个方向。)
        [提示]一齐启蒙,上下统一,同心同德。

        一齐占卜,一齐获得天意。大家说好了,占出什么就怎么做,谁也不能反悔,更不能因为不符合某些人的意愿,就再三占卜,那样天神会恼怒的。这样大家执行起来就可以同心同德,步调一致,整个社会有了核心,统一思想做事,焕然一新,当然吉祥。即卦辞说的:“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告,再三渎,渎则不告,利贞。”全社会都有积极维护思想核心,同心同德,向同一个目标进发,实现大国梦想,成就伟大事业。

      《象传》说“童蒙之吉”是“顺以巽也”,就是说明大家一齐占卜,就可以使百姓服从顺逊,做事的时候思想统一,没有反对意见。

     上九,击蒙:“不利为寇,利御寇。”
       [译文]上九,敲打启蒙:“不宜当贼寇,宜于防贼寇。”
   《象》曰:利用御寇,上下顺也。
       [译文]《象传》说:宜于抵御贼寇,上下一致。
       [提示]敲打龟甲,顺从天意,定居周原。


       灼烧过的龟甲并不一定马上裂开,击就是敲打龟甲,稍微给点力,让其裂开,然后根据裂纹方向来断定事宜或吉凶。做这件事的人就是觋,即男巫。古人认为,巫能够与鬼神相沟通,能调动鬼神之力为人消灾致富,如降神、预言、祈雨、医病等等,久而久之敲打龟甲的巫成为古代社会生活中一种不可缺少的职业。《荀子·王制篇》:“知其吉凶妖祥,伛巫跛击之事也。”其中的“击”就读为“觋”。

      在大家无异议时,古公开始灼敲龟甲,裂纹指向了“不利为寇,利御寇。”古公告诉大家,这是天意,应该定居周原,发展农耕,不要像过去那样游牧了,不要再去树林中打猎了,不要再吃烤肉了,即“为寇”。不但如此,还必须建好城池防止西戎这些贼寇的侵袭。

     《象传》说:“利用御寇,上下顺也”,天神指示族人抵御贼寇,肯定上下服从。


5.需卦——练习祈雨,风调雨顺美名扬
          乾下坎上
        需:有孚,光亨,贞吉。利涉大川。
        [译文]需卦象征等待降雨:保持诚信,广为亨通,必定吉祥。利于涉越大河。(需:等待雨水浇身。光:广大。)  
        [提示]大雨浇身。
         蒙卦上九“击蒙。不利为寇,利御寇。”意思是通过灼敲龟甲,裂纹指向了“不利为寇,利御寇。”古公告诉大家,这是天意,应该定居周原,发展农耕,不要像过去那样游牧了,即“为寇”。不但如此,还必须建好城池防止西戎这些贼寇的侵袭。周初期处于商代武乙时期。从殷墟甲骨的大量出土反映了商代占卜风之盛,王室贵族上自国家大事,下至私人生活,如祭祀、气候、收成、征伐、田猎、病患、生育、出门,等等,无不求神问卜,以得知吉凶祸福决定行止。于是,占卜成了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朝廷设置了专门的机构和卜官。

        占卜是被动地求取天意,古公还要继续学习郊祭祀,主动祈求天神来保佑风调雨顺。

        《说文解字》:“需,也。遇雨不进,止也。从雨而声。”意思是需,等待片刻。遇雨无法前进。据统计,在已经发掘整理的殷商甲骨文中,祈雨问雨的卜辞占了相当大的一部分。求雨的工作最初就是由像古公这样的能测知天地、沟通天人的智者来主持。祈雨后等待雨水降临并沾湿自己,即需和濡。做需事即祈雨的人就是原始的儒。《法言•君子》:“通天地之人曰儒。”需是濡和儒的本字。
        需卦的卦象是大雨浇身。“有孚”即有诚信,是古公对天的敬畏。“光”即广,古公按正确方式祈雨,少待片刻,天降甘霖。“光亨”即广为亨通,祈雨不只是周原才需要,必定吉祥。古公有这样的通天本领,走遍天下百姓都推崇,即“利涉大川”。

     《彖》曰:需,须也。险在前也,刚健而不陷,其义不困穷矣。位乎天位,以正中也。利涉大川,往有功也。
      [译文]《彖传》说:需,即须。危险在前方,刚健能不陷入险境,从道理上说不会穷困。“需,有孚,光亨,贞吉。”这是因为九五居于天位,既中且正。利于涉越大河,前往必建大功。(需:通“须”,必然。)
      [提示]转义。

       需卦上坎下乾,坎为险,乾为健,坎上即前方有险,但乾健而不陷,“需”同“须”,是必然之意,有了乾的刚健,从道义上说什么险在前方都不是问题。
      卦体的天位是指九五。九五以阳居阳,居中得正。上下为二阴,居于坎中,即“位乎天位,以正中也”,九五能做大事是上天赋予的一种本能,就是《乾》卦说的“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卦辞中的“光亨贞吉”就体现在九五爻,以本能之心行本能之事,可以跨越任何险境。中是不偏不倚,正是有德有才,这样的人带领民众前进,必然能够“利涉大川”。

    《象》曰:云上于天,需。君子以饮食宴乐。
       [译文]《象传》说:云升到天上,象征等待。君子因此饮食娱乐。(需:等待。)
       [提示]转义。
       《象传》则说是云上于天。动态的云不断上到天上,即将成雨,以满足天下万物的生长需求。君子观此象,想到要“饮食宴乐”。饮食是为了满足身体的需要,宴乐是为了满足精神的需要。通过饮食和宴乐各个方面进行沟通交流,人自然而然地聚合在一起。做大事的人要礼贤下士、心胸开阔、搭建舞台,贤能会积极投奔,自己找上门来。


     初九,需于郊,利用恒无咎。
      [译文]初九,在郊祀中等待降雨,这样做永远没有过失。(需:等雨。郊:郊祀。)
    《象》曰:需于郊,不犯难行也。利用恒无咎,未失常也。
      [译文]《象传》说:在郊祀中等待降雨,不采用傩舞的形式。这样做永远没有过失,因为不失常理。(难:同傩,傩舞。)
      [提示]郊祀待雨,符合常理,可以坚持。

        大商主流社会的祈雨方式是郊祭,坚持这种方式,则永远没有过失。祈雨的郊祀也称雩祭。《说文》:“雩,夏祭乐于赤帝,以祈甘雨也。”殷墟卜辞中有许多以舞求雨的记载,雩祭殷商已很流行。雩祭之礼,天子、诸侯都有,天子雩于天,称为“大雩”。使童男女各八人舞而呼雨,故谓之雩。《周礼•春官•宗伯下》:“司巫,掌群巫之政令,若国大旱,则帅巫而舞雩。”而傩舞是用来驱除鬼魅,《周礼•夏官》:“方相士,狂夫四人。方相士。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帅百隶而时难(傩),以索室驱疫;大丧,先枢,及墓,入扩,以戈击四隅,驱方良(魑魅)。”

     《象传》解释说:“需于郊”是“不犯难行也”即在郊祭中等待降雨,不采用傩舞或说跳萨满的形式。“利用恒无咎,未失常也。”这样做永远没有过失,是因为不失常理。


      九二,需于沙,小有言,终吉。
       [译文]九二,在披头散发中等待降雨,稍有责备,最终吉祥。(沙:髿,披头散发。)
     《象》曰:需于沙,衍在中也。虽有小言,以终吉也。
       [译文]《象传》说:在披头散发中等待降雨,过失在心中。虽略有责备,总的来说吉祥。(衍:同愆,过失。)
       [提示]蓬头待雨,稍有议论,最终吉祥。
        傩舞也称“跳萨满”。“萨满”一词也可音译为“珊蛮”、“嚓玛”等。该词源自通古斯语saman,原词含有:智者、晓彻、探究等意,后逐渐演变为萨满教巫师即跳神之人的专称,也被理解为这些氏族中萨满之神的代理人和化身。

       萨满被称为神与人之间的中介者,他们与其他宗教神职人员最大的不同是能够以个人的躯体作为人与鬼神之间实现信息勾通的媒介。作为这种媒介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神灵为主体,通过萨满的舞蹈、击鼓、歌唱来完成精神世界对神灵的邀请或引诱,使神灵以所谓“附体”'的方式附着在萨满体内,并通过萨满的躯体完成与凡人的交流;二是以萨满为主体,同样通过舞蹈、击鼓、歌唱来作到“灵魂出壳”,以此在精神世界里上天入地,使萨满的灵魂能够脱离现实世界去同神灵交往。上述神秘仪式即被称为“跳神”或“跳萨满”。中国古代史官不用“萨满”这个名词,在文字上只称其为“巫”,称萨满宗教仪式为“打段”或“烧饭”。萨满是北方民族的原始信仰,起源甚早,在母系制度的社会里已经非常发达与成熟了。萨满差不多都是氏族领袖,被中原神化了的西王母,就是萨满兼酋长。创造天圆地方的盘瓠学说的也是一位女萨满,“高辛氏有老妇居宫中,得耳疾,取之得物大如茧,盛瓠中,复之以盘,俄顷化为犬……”。这位老妇就是萨满,成为犬戎之祖。

        所谓沙即髿,指披头散发,如“抱头拜舞发鬖髿(sān shā)。”披头散发已经和跳萨满接近了一步,是小过失。文姜虽然告诉了古公郊祭的流程和样式,但古公仍自然而然地采用了一些跳萨满的形式,但还不算严重。文姜稍微责备一下,也就算了。

      《象》曰:“需于沙,衍在中也。虽有小言,以终吉也。”意思是在披头散发中等待降雨,过失在心中。虽略有责备,总的来说吉祥。


      九三,需于泥,致寇至。
       [译文]九三,在涂墨中等待降雨,招致司寇到来。
     《象》曰:需于泥,灾在外也。自我致寇,敬慎不败也。
       [译文]《象传》说:在涂墨中等待降雨,祸害在外表上。自己招来司寇,恭敬谨慎才不受损害。
       [提示]涂墨待雨,回归原始,督察介入。

        泥通“涅”,染黑。涅墨就是在人身上刺字或图案再涂墨,就是古代的纹身,这种凶恶的外表只有在驱鬼的时候才能使用,和跳萨满再次接近了一步。本来学习文明进步的,现在又返回原始状态了。这是极为不符合发展方向的行为,文姜看到古公实在不听话,于是报官,让商掌管刑狱、纠察的“司寇”来管他,督察赶到,古公不敢乱来,偃旗息鼓。

        据典籍《礼记》的记载,夏、商时期就已有司寇这一官职,职能相当于后来秦、汉、魏、晋时期的司隶校尉,宋、明、清时期的刑部尚书,今天的司法部部长,掌管建国之三典,辅佐君王全面处理法律、司法事务,具体管理司律、刑法、监狱、纠察、治安等,是直接掌有生杀大权的重臣。到了周王朝建立以后,改称“司寇”为“秋官大司寇”,也就是秋官府司的最高行政长官,周武王姬发﹑周公姬旦时期,司寇已是王朝的重臣,被列为六卿之一。这里说的是地方司寇,县级督察。

       《象传》说:“需于泥”是“灾在外也。”在涂墨中等待雨水降临,祸害在外表上。“需于沙”是内心问题,“需于泥”就是外表上表现出来了。“自我致寇,敬慎不败也。”自己招来司寇,恭敬谨慎才不受损害。

      六四,“需于血,出自穴。”
      [译文]六四,“敢在污血中等待降雨,从家里赶走。”(血:血祭。出:驱出。)
    《象》曰:需于血,顺以听也。
      [译文]《象传》说:敢在污血中等待降雨……,教诲目的在于听从。(顺:同训,教诲。)
      [提示] 血祭待雨,更加原始,文姜警告。
       祈雨要采用郊祭雩舞的方式来愉悦神灵,跳萨满这种披头散发、涂画脸谱的方式,已经和主流文化相去甚远了。

        血祭就是用牺牲甚至人牲祭天。《说文》:“血,祭所荐牲血也。”《周礼•大宗伯》:“以血祭祭社稷、五祀五岳。”《礼记•郊特性》:“血祭盛气也。”这种祭祀是一种比跳萨满更原始更野蛮的方式。文姜怕古公瞎作,采取这种方式求雨,在家里就事先发出警告:“要是用你们原来血祭的方式祈雨,就把你赶出家门,别再回来了。”意思是虽然没法离婚,但不让你进门了,爱去哪去哪,我丢不起这人。

        《象传》说“需于血”是“顺以听也”,即“需于血,出自穴”是文姜的教诲,目的是让古公听从,避免瞎作。

      九五,需于酒食,贞吉。   
       [译文]九五,在酒荐和食墨中等待降雨,必定吉祥。(食:自主供养。)
     《象》曰:酒食贞吉,以中正也。
        [译文]《象传》说:在酒荐和食墨中等待降雨必定吉祥,因为中正。
        [提示] 酒荐食墨,锦上添花,风调雨顺。

        罗振玉《殷虚文字类编》:“卜辞所载之酒字为祭名。考古者酒熟而荐祖庙,然后天子与群臣饮之于朝。”所谓酒就是以酒荐祖庙。而食则是龟卜的术语,龟卜兆与墨画重合叫食墨,为吉兆。食墨亦简作“食”。在郊祀中待雨不是过失,可以长期坚持。在祈雨时加上酒荐祖庙和龟卜食墨就更完美了,这是文明进步的表现,当然吉祥。

      《象传》说“酒食贞吉”是“以中正也”因为古公做的非常得体,是既中又正的行为。


       上六,入于穴。有不速之客三人来,敬之终吉。
        [译文]上六,收纳(雨水)到家里。有不请自至的很多客人光临,恭敬前往,最终吉祥。(入:收纳。速:召唤、邀请。之:适,前往。)
      《象》曰:不速之客来,敬之终吉。虽不当位,未大失也。
        [译文]《象传》说:不请自至的很多客人光临,恭敬前往吉祥。虽然不当位,但没有大的损失。
        [提示] 名声远扬,大君考察,恭敬对待。

         练习终于有了成效,雨下来了,古公把雨水收纳到家里封藏备用。古公声名远扬,周原附近的邻居部落或诸侯纷纷来学习取经。这里面也包括商王武乙派的特使,当面考察并召古公入朝觐见,就是后面的讼卦。

         这是周即将成为诸侯的开端,绝对是好事。古公了解了特使的来意,对陌生的来客非常尊敬,答应邀请,即“不速之客来,敬之终吉”。

        《象传》说“虽不当位”指古公现在是布衣一个,能觐见武乙是个大好时机。即使武乙不同意给古公加官进爵,也不是什么损失,即“未大失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国学论坛 ( 苏ICP备17045837号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9-1-24 07:17 , Processed in 0.216421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