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9|回复: 2

《吕氏春秋》卷20恃君览1恃君诗解君道利群利而勿利

[复制链接]

481

主题

481

帖子

60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03
发表于 2020-10-13 10:2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吕氏春秋》卷20恃君览1恃君诗解君道利群利而
题文诗:
凡人之性,爪牙不足,以自守衛;肌膚不足,
以捍寒暑;筋骨,從利辟害;勇敢,
卻猛禁悍.猶裁萬物,制禽獸,服狡蟲,
寒暑燥濕,弗能害之,唯先有備,以群聚.
群之可聚,相與利之.利出於群,君道立也,
人備可完.太古無君,聚生群處,其民知母,
不知父,親戚兄弟,夫妻男女,分无,
無上下,長幼之道,無進退,揖讓之禮,
無衣服,履帶宮室,畜積之便,無器械,
舟車城郭,險阻之備.君臣之義,不可不明.
上世以來,亡國多矣,君道不廢,天下也.
廢其非君,而立其,行君道者.君道何如?
利而,利民爱民.無君,麋鹿禽獸,
少者使長,長者畏壯,有力者賢,暴傲者尊,
日夜相殘,無時休息,以盡其類.聖見此患,
天下,置天子;爲國長慮,莫如置君.
置君也者,非以阿君;置天子非,以阿天子;
置官長非,以阿官長.德衰世亂,然後天子,
利天下,國君利國,官長利官.此國所以,
遞興遞廢.忠臣廉士,内谏君過,外死臣義.
【原文】

  一曰:凡人之性,爪牙不足以自守衛,肌膚不足以捍寒暑,筋骨不足以從利辟害,勇敢不足以卻猛禁悍。然且猶裁萬物,制禽獸,服狡蟲,寒暑燥濕弗能害,不唯先有其備,而以群聚邪!群之可聚也,相與利之也。利之出於群也,君道立也。故君道立則利出於群,而人備可完矣。
昔太古嘗無君矣,其民聚生群處,知母不知父,無親戚兄弟夫妻男女之别,無上下長幼之道,無進退揖讓之禮,無衣服履帶宮室畜積之便,無器械舟車城郭險阻之備。此無君之患。故君臣之義,不可不明也。
自上世以來,天下亡國多矣,而君道不廢者,天下之利也。故廢其非君,而立其行君道者。君道何如?利而物利章。非濱之東,夷穢之鄉,大解、陵魚、其、鹿野、搖山、揚島、大人之居,多無君;揚、漢之南,百越之際,敝凱諸、夫風、馀靡之地,縛婁、陽禺、驩兜之國,多無君;氐、羌、呼唐、離水之西,僰人、野人、篇笮之川,舟人、送龍、突人之鄉,多無君;雁門之北,鷹隼、所鸷、須窺之國,饕餮、窮奇之地,叔逆之所,儋耳之居,多無君。此四方之無君者也。
其民麋鹿禽獸,少者使長,長者畏壯,有力者賢,暴傲者尊,日夜相殘,無時休息,以盡其類。聖人深見此患也,故爲天下長慮,莫如置天子也;爲一國長慮,莫如置君也。置君非以阿君也,置天子非以阿天子也,置官長非以阿官長也。德衰世亂,然後天子利天下,國君利國,官長利官。此國所以遞興遞廢也,亂難之所以時作也。故忠臣廉士,内之則谏其君之過也,外之則死人臣之義也。豫讓欲殺趙襄子,滅須去眉,自刑以變其容,爲乞人而往乞於其妻之所。其妻曰: “狀貌無似吾夫者,其音何類吾夫之甚也?”又吞炭以變其音。其友謂之曰: “子之所道甚難而無功。謂子有志則然矣,謂子智則不然。以子之材而索事襄子,襄子必近子。子得近而行所欲,此甚易而功必成。”豫讓笑而應之曰:“是先知報後知也,爲故君賊新君矣,大亂君臣之義者無此,失吾所爲爲之矣。凡吾所爲爲此者,所以明君臣之義也,非從易也。”
柱厲叔事莒敖公,自以爲不知,而去居於海上。夏日則食菱芡,冬日則食橡栗。莒敖公有難,柱厲叔辭其友而往死之。其友曰:“‘子自以爲不知故去’今又往死之,是知與不知無異别也。”柱厲叔曰:“不然。自以爲不知故去,今死而弗往死,是果知我也。吾将死之,以醜後世人主之不知其臣者也,所以激君人者之行,而厲人主之節也。行激節厲,忠臣幸於得察。忠臣察則君道固矣。”
【原文简体】
  一曰:凡人之性,爪牙不足以自守卫,肌肤不足以捍寒暑,筋骨不足以从利辟害,勇敢不足以却猛禁悍。然且犹裁万物,制禽兽,服狡虫,寒暑燥湿弗能害,不唯先有其备,而以群聚邪!群之可聚也,相与利之也。利之出於群也,君道立也。故君道立则利出於群,而人备可完矣。
昔太古尝无君矣,其民聚生群处,知母不知父,无亲戚兄弟夫妻男女之别,无上下长幼之道,无进退揖让之礼,无衣服履带宫室畜积之便,无器械舟车城郭险阻之备。此无君之患。故君臣之义,不可不明也。自上世以来,天下亡国多矣,而君道不废者,天下之利也。故废其非君,而立其行君道者。君道何如?利而物利章。非滨之东,夷秽之乡,大解、陵鱼、其、鹿野、摇山、扬岛、大人之居,多无君;扬、汉之南,百越之际,敝凯诸、夫风、馀靡之地,缚娄、阳禺、驩兜之国,多无君;氐、羌、呼唐、离水之西,僰人、野人、篇笮之川,舟人、送龙、突人之乡,多无君;雁门之北,鹰隼、所鸷、须窥之国,饕餮、穷奇之地,叔逆之所,儋耳之居,多无君。此四方之无君者也。
其民麋鹿禽兽,少者使长,长者畏壮,有力者贤,暴傲者尊,日夜相残,无时休息,以尽其类。圣人深见此患也,故为天下长虑,莫如置天子也;为一国长虑,莫如置君也。置君非以阿君也,置天子非以阿天子也,置官长非以阿官长也。德衰世乱,然后天子利天下,国君利国,官长利官。此国所以递兴递废也,乱难之所以时作也。故忠臣廉士,内之则谏其君之过也,外之则死人臣之义也。豫让欲杀赵襄子,灭须去眉,自刑以变其容,为乞人而往乞於其妻之所。其妻曰: “状貌无似吾夫者,其音何类吾夫之甚也?”又吞炭以变其音。其友谓之曰: “子之所道甚难而无功。谓子有志则然矣,谓子智则不然。以子之材而索事襄子,襄子必近子。子得近而行所欲,此甚易而功必成。”豫让笑而应之曰:“是先知报后知也,为故君贼新君矣,大乱君臣之义者无此,失吾所为为之矣。凡吾所为为此者,所以明君臣之义也,非从易也。”柱厉叔事莒敖公,自以为不知,而去居於海上。夏日则食菱芡,冬日则食橡栗。莒敖公有难,柱厉叔辞其友而往死之。其友曰:“‘子自以为不知故去’今又往死之,是知与不知无异别也。”柱厉叔曰:“不然。自以为不知故去,今死而弗往死,是果知我也。吾将死之,以丑后世人主之不知其臣者也,所以激君人者之行,而厉人主之节也。行激节厉,忠臣幸於得察。忠臣察则君道固矣。”
【譯文】
就人的本能來說,爪平不足以保衛自己,肌膚不足以抵禦寒暑。筋骨不足以使人趨利避害,勇敢不足以使人擊退兇猛制止強悍之物。然而人還是能夠主宰萬物,制服毒蟲猛獸,使寒暑燥濕不能爲害,這不正是人們事先有準備,并且能聚集嗎?人們可以聚集,是因爲彼此都能使對方得利。人們在群聚中能夠相互得利,君主的原則就确立了。所以,君主的原則确立了,那利益就會從群聚中産生出來了,而人事方面的準備就可以齊全了。

  從前,遠古時期沒有君主,那時的人民過着群居的生括,隻知道母親而不知道父親,沒有父母兄弟夫妻男女的區别,沒有上下長幼的準則,沒有進退揖讓的禮節,沒有衣服鞋子衣帶房屋積蓄這些方便人的東西,不具備器械車船城郭險隘這些東西。這就是沒有君主的禍患。所以君臣之問的原則,不可不明察啊。
從上古以來,天下滅亡的國家很多了,可是君主的原則卻不廢掉,因爲這是對天下有利的。所以要廢掉那些不按君主原則行事的人,擁立那些按君主原則行事的人。君主的原則是什麽?就是把爲人民謀利而自己不謀私利作爲準則。

  非濱以東,夷人居住的穢國,大解、陵魚,其、鹿野、搖山、揚島、大人等部族居住的地方,大都沒有君主;揚州,漢水以南,百越人住的地方,敝凱諸,夫風、餘靡等部族那裏,縛婁、陽禺、驩兜等國家,大都沒有君主,氐族、羌族,呼唐、離水以西,僰人、野人、篇笮川那裏,舟人、送龍、突人等部族居住的地方,大都沒有君主,雁門以北,鷹隼、所鸷、須窺等國家,饕餮、窮奇等部族那裏,叔逆族那裏,儋耳族居住的地方,大都沒有君主。這是四方沒有君主的地方。

那裏的人民象麇鹿禽獸一樣,年輕人役使老年人,老年人畏懼牡年人,有力氣的人就被認爲賢德,殘暴驕橫的人就受到尊重,人們日夜互相殘害,沒有停息的時候,以此來滅絕自己的同類,聖人清楚地看到這樣做的危害,所以爲天下做長遠的考慮,沒有比設立天子更好的了,爲一國做長遠的考慮,沒有比設立國君更好的了。設立國君不是爲了讓國君謀私利,設立天子不是爲了讓天子謀私利,設立官長不是爲了讓官長謀私利。等到道德衰微世道混亂的時代,然後天子才憑借天下謀私利,國君才憑惜國家謀私制,官長才憑借官職謀私利。這就是國家一個接一個興起、一個接一個滅掉的原因,這就是混亂災難所以時時發生的原因。所以忠臣和廉正之士,對内就要敢于勸谏自己國君的過錯,對外就要敢于爲維護臣子的道義而獻身。
 豫讓想刺殺趙襄子,就剃掉胡須眉毛,自己動手毀壞了面容,裝扮成乞丐去他妻子那裏乞讨。他的妻子說:“這個人相貌沒有象我丈夫的地方,他的聲音怎麽這樣象我的丈夫呀?”他又吞炭改變了自己的聲音。他的朋友對他說;“您所選取的道路很艱難而且沒有什麽功效。要說您有決心那是對的,要說您聰明那就不對了。憑着您的才幹去請求侍奉襄子,襄子必定親近您。您受到親近然後再做您想做的事,這樣就會很容易而且必定能成功。”豫讓笑着回答他說:“你說的這種做法是爲了先知遇自己的人而去報複後知遇自己的人,是爲了過去的主人而去殺害新的主人,使君臣之間的準則大亂的事沒有比這更大的了,這就失去我所以要行刺的目的了。我要行刺的目的,是爲了讓君臣之間的道義彰明,并不是要抛棄君臣之義選取容易的道路。”
柱厲叔侍奉莒敖公,自己認爲不被知遇,因而離開敖公到海邊居住。夏天吃菱角芡實,冬天吃橡樹籽。莒敖公遇難,柱厲叔辭别他的朋友要爲敖公擊死。他的朋友說:“您自己認爲不被知遇所以離開他,如今又要爲他去死,這樣看來,被知遇與不被知遇就沒有什麽區别了,”柱厲叔說;“不是這樣。我自己認爲不被知遇,所既離開了他,如今他死了我卻不爲他去死,這就表明他果真了解我是不忠不義之臣了。我将爲他而死,以便使後世當君主卻不了解自己臣子的人感到慚愧,用以激勵君主的品行,磨砺君主的節操。君主的品行得到激勵,節操受到磨砺,忠臣就有可能被了解,忠臣被了解,那麽爲君之道就牢固了。”
【译文简体】
  恃君

  就人的本能来说,爪平不足以保卫自己,肌肤不足以抵御寒暑。筋骨不足以使人趋利避害,勇敢不足以使人击退凶猛制止强悍之物。然而人还是能够主宰万物,制服毒虫猛兽,使寒暑燥湿不能为害,这不正是人们事先有准备,并且能聚集吗?人们可以聚集,是因为彼此都能使对方得利。人们在群聚中能够相互得利,君主的原则就确立了。所以,君主的原则确立了,那利益就会从群聚中产生出来了,而人事方面的准备就可以齐全了。

  从前,远古时期没有君主,那时的人民过着群居的生括,只知道母亲而不知道父亲,没有父母兄弟夫妻男女的区别,没有上下长幼的准则,没有进退揖让的礼节,没有衣服鞋子衣带房屋积蓄这些方便人的东西,不具备器械车船城郭险隘这些东西。这就是没有君主的祸患。所以君臣之问的原则,不可不明察啊。



  从上古敢来,。天下灭亡的国家很多了,可是君主的原则却不废掉,因为这是对天下有利的。所以要废掉那些不按君主原则行事的人,拥立那些按君主原则行事的人。君主的原则是什么?就是把为人民谋利而自己不谋私利作为准则。



  非滨以东,夷人居住的秽国,大解、陵鱼,其、鹿野、摇山、扬岛、大人等部族居住的地方,大都没有君主;扬州,汉水以南,百越人住的地方,敝凯诸,夫风、余靡等部族那里,缚娄、阳禺、驩兜等国家,大都没有君主,氐族、羌族,呼唐、离水以西,僰人、野人、篇笮川那里,舟人、送龙、突人等部族居住的地方,大都没有君主,雁门以北,鹰隼、所鸷、须窥等国家,饕餮、穷奇等部族那里,叔逆族那里,儋耳族居住的地方,大都没有君主。这是四方没有君主的地方。那里的人民象麇鹿禽兽一样,年轻人役使老年人,老年人畏惧牡年人,有力气的人就被认为贤德,残暴骄横的人就受到尊重,人们日夜互相残害,没有停息的时候,以此来灭绝自己的同类,圣人清楚地看到这样做的危害,所以为天下做长远的考虑,没有比设立天子更好的了,为一国做长远的考虑,没有比设立国君更好的了。设立国君不是为了让国君谋私利,设立天子不是为了让天子谋私利,设立官长不是为了让官长谋私利。等到道德衰微世道混乱的时代,然后天子才凭借天下谋私利,国君才凭惜国家谋私制,官长才凭借官职谋私利。这就是国家一个接一个兴起、一个接一个灭掉的原因,这就是混乱灾难所以时时发生的原因。所以忠臣和廉正之士,对内就要敢于劝谏自己国君的过错,对外就要敢于为维护臣子的道义而献身。

  豫让想刺杀赵襄子,就剃掉胡须眉毛,自己动手毁坏了面容,装扮成乞丐去他妻子那里乞讨。他的妻子说:“这个人相貌没有象我丈夫的地方,他的声音怎么这样象我的丈夫呀?”他又吞炭改变了自己的声音。他的朋友对他说;“您所选取的道路很艰难而且没有什么功效。要说您有决心那是对的,要说您聪明那就不对了。凭着您的才干去请求侍奉襄子,襄子必定亲近您。您受到亲近然后再做您想做的事,这样就会很容易而且必定能成功。”豫让笑着回答他说:“你说的这种做法是为了先知遇自己的人而去报复后知遇自己的人,是为了过去的主人而去杀害新的主人,使君臣之间的准则大乱的事没有比这更大的了,这就失去我所以要行刺的目的了。我要行刺的目的,是为了让君臣之间的道义彰明,并不是要抛弃君臣之义选取容易的道路。”

  柱厉叔侍奉莒敖公,自己认为不被知遇,因而离开敖公到海边居住。夏天吃菱角芡实,冬天吃橡树籽。莒敖公遇难,柱厉叔辞别他的朋友要为敖公击死。他的朋友说:“您自己认为不被知遇所以离开他,如争又要为他去死,这样看来,被知遇与不被知遇就没有什么区别了,”柱厉叔说;“不是这样。我自己认为不被知遇,所既离开了他,如今他死了我却不为他去死,这就表明他果真了解我是不忠不义之臣了。我将为他而死,以便使后世当君主却不了解自己臣子的人感到惭愧,用以激励君主的品行,磨砺君主的节操。君主的品行得到激励,节操受到磨砺,忠臣就有可能被了解,忠臣被了解,那么为君之道就牢固了。”

点评

请看x.co/2226(网址) 肺炎,浩劫背后的惊天黑幕!看海外真实报道...... git.io/giiii (网址)  发表于 2020-10-15 00:5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7

帖子

4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0
发表于 2020-10-16 22:4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国学论坛 ( 沪ICP备19020034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0-10-25 02:00 , Processed in 0.19324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