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6|回复: 0

当年的非典病毒,到底去哪里了?

[复制链接]

436

主题

436

帖子

66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64
发表于 2020-2-14 13: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年的非典病毒,到底去哪里了?
原创:
[url=]泰山水敢当[/url]

非典SARS已经是17年前的事了,时间有点久,现在很多人已经不知道当初那场瘟疫,是如何开始,又是如何结束的了。
2003年2月11日,广东省卫生局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最近3个月内,广东省出现305例不明原因的非典型肺炎病例,其中有5例死亡。而三分之一的病例,是照顾病人的卫生工作者。 SARS的第一号病例,是广东佛山的一名45岁男性,他2002年11月16日出现发烧和呼吸道症状,不久后,他有四名亲属也被感染。
2002年12月17日,广东河源发现第二例SARS,感染者是一个处理野味动物的厨师。 到2003年1月底之前,SARS感染者里,39%是与野味有关的。后来开始大规模人传人了,与野味有关的比例才下降了。 2003年1月30日,中国发生第一例超级传播事件,传播者是一个44岁的广州海鲜销售员ZZF。 海鲜市场、农贸市场,往往不止是卖海鲜,许多野味也在那里交易。很多人都在揣测,冠状病毒能寄生在许多野生动物身上,但本来这些野生动物离彼此也远,离人类也远。野味市场,把本来不该有交集的野生动物放到一块,把本来也不该出现的人类放在一起,病毒传来传去的过程里,就很容易交换点遗传物质,再变个异什么的…… 非典一开始,认为果子狸是传播中介。 可是去农贸市场查,发现,不仅仅卖的果子狸身上有SARS,浣熊身上也有SARS,雪貂身上也有SARS,麝香猫身上同样有SARS…… 查来查去,搞了好几年,在一个山洞里,搞了大半年,最后查到的源头据说是蝙蝠。 但果子狸之类的野味,从传统西医病原学理论的角度看,只不过是“中间宿主”,它们是被其他动物传染的,然后能再传给人类。 当时把非典的板子都打在了野味市场上,跟今天的武汉新型肺炎一模一样的, 这很容易理解,根据西医病原学理论,结论就是这样的。但当年实际情况是,一旦病毒传出来了,就不再限于罕见的野生动物了。 香港当初陶大花园一整栋住宅楼爆发疫情,后来怀疑和猫狗有关。 理由是有的市民散养猫狗,猫狗有脱离主人视线的可能,所以成为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在外的猫狗跟什么野生动物打过交道。 这个理由,魔性吧?不管你信不信,当时的香港就是这么认为的。 当初SARS怎么结束的? 官方的看法,例如世界卫生组织,认定了三条理由:一是病例通报透明公开,二是各国都尽最大努力控制了患病人员流动,三是……天气回暖了。 这三条理由,嗯,给人的感觉,太笼统,不具体,温温吞吞。结合今天的武汉新型肺炎看,这三条理由,让人感觉非常如鲠在喉。 客观事实是:非典产生时,轰轰烈烈,肆虐四方;非典消失时,戛然而止,悄无声息。 当然,当年的非典与今天的武汉新型肺炎还是有所区别的。 首先,SARS有两个特点是有利于防控的。 一是人的发烧症状出来了以后才有感染能力(当年世卫组织的白皮书写道:幸亏如此,要是那种无症状但能传染的就真的更惨了,防控会难上许多倍)——这真的是神预测,今天的武汉新型病毒就是如此,无症状但能传染,且潜伏期比较长。 二是非典病毒潜伏期不算太长,最长也就十天,所以隔离最多十几天,就可以确认安全了。 所以,鉴于非典以上两个特点,2003年4月30日以后,疫区所有搭乘公共交通工具(车、船、火车、飞机)的人,都得先检查体温。有发烧咳嗽等症状,赶紧隔离,边隔离边检测,检测阳性赶紧治疗。 以上内容,大部分都出自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简称WHO)出的《SARS这场国际瘟疫是如何被阻止的》这本书。 个人观点,这本书,虽然是官方权威版本,但是,很多关键问题的观点,不知道是因为翻译的问题还是别的,反正有点让人感觉,模棱两可,含糊不清;一句话,文学性强,学术性差。 反而另外一本书,更令人感觉更严谨。这本书的名字是《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作者是徐德忠等。 这本书的风格比较平实枯燥,但是内容非常硬核。 整本书,提出了一个当时卫生界感到惊世骇俗的观点,即非典不是自然界产生的,而是一种实验室产品。 老实讲,如果不是今天的武汉新型肺炎的爆发,这种观点的确有点让人不好接受。即便今天,很多自媒体公知跳出来,大喊阴谋论,认为武汉新型肺炎病毒的源头是野生动物。 但是,今天武汉的新疫情,有很多与这本书的观点,相互验证的地方,所以,这本书,值得我们重视,研究这本书,对当前的疫情,也具备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大家有机会可以读一下。可以增加一些与病毒相关的知识。非典过去17年了,结合这17年的医学发展,回首遥望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真的令人五味杂陈,感慨万千。 首先明确一点,即便到了今天,我们也不知道,当年的非典病毒去哪里了。是的,你没看错,当年,我们并没有消灭非典病毒,我们只是阻挡住了非典病毒的大规模蔓延,而并非找到对付非典病毒的有效途径。 非典病毒的疫苗,现在也不存在。这一点不难理解,病毒消失了,疫苗当然也无法研制。 当时的情景大致是:肆虐了几个月后,非典病毒就神奇地消失了。如同一个神秘的杀手,连环杀人过后,销声匿迹。只留下一串恐怖的故事在江湖流传。 很明显,WHO出版的官方小红书,站在严谨的科学论证角度,里面的很多关键内容都是含混不清的。例如,非典病毒的源头宿主,就始终不确切,仅仅只是把疑似对象定位于一种罕见的蝙蝠。对,跟今天的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一样,扑朔迷离,无法确定。 说当年的广州爆发的非典病毒与今天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都与野生动物有关,其实仅仅只是一种假说,17年前拿不出确切的证据,今天同样也拿不出确切的证据。这个逻辑链,在西医层面,始终无法证实。 那么,当年的非典病毒与今天的武汉新型病毒,有什么关联吗?用目前西医的主流业内说法,这个同样也不好讲。 因为,根据西医的微生物病原学,模型还是不够完善,临床数据也严重不足。 而且业内同样有人讲,作为冠状病毒大家族,中东呼吸综合症病毒,通过某种非自然的类似人工的正向进化,变成了后来的非典病毒。非典病毒到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则是部分功能人工正向进化,传播力变强了,部分功能人工逆向进化,毒性则减弱。而且相对于天花传统病毒,迭代速度太快。总之,这些都是在自然进化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反正目前的医学界对此,讨论得很激烈,莫衷一是,没有一个统一的准确的答案。 学术上的事,我们普通民众一直不太关心,但是,我们现在产生了一个担心,倘若我们坚持一个月,武汉病毒跟当年的非典病毒一样,神奇地消失,销声匿迹,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只BAT,怎么办? 有人讲,病毒消失了不是好事吗?越早消失越好!终于又可以出去嗨了,这个春节,可把咱憋坏了。 这是一种标准的无脑言论。 大家仔细想一想,如同当年的非典病毒一样,现在的武汉新型病毒,今天既然能神秘的消失,就意味着不知道哪一天,它或许会改头换面,再次神秘的出现。这一点,谁也不能保证。 ——这太让人不安了。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老是被动防守,是防不住的。千日可做贼,不可千日防贼。这是中国的古人总结的人生箴言。 当年我们遇到非典,算是头一遭,没经验,这一次,武汉新型病毒,切不可再稀里糊涂地,让其像那些搞互联网金融匹凸匹的平台老板一样,悄悄跑路了。反正这一次,不能就这么吃个哑巴亏,就算了! 一旦形势好战,度过这次难关,我们这一次,一定要好好的复盘清查,查个清清爽爽,搞个利利索索,把这个事彻底整明白。 野生动物也好,实验室产品也罢,这种春节期间,让全体中国人过不好年,专门添堵的缺德冒烟的事,再一再二,千万不能再出现第三次了。 其实,如果这事是人为的,背后有人搞鬼,按照刑侦学的案情发展,完全可以找出下一个作案地点。 把广州与武汉连接起来,向北延伸差不多的距离,就是北京,当年的非典是从广州开始,爆发在北京;加上今天的武汉,这三个城市连接起来,大致是一条直线。以武汉为中心,等距离向左右延伸,一个是上海,一个不是成都就是重庆。看下地图。一目了然。一个类似于某字架的图形。 北京、广州、武汉,上海、重庆这五个城市为顶点构成的区域里面,就是我们中国人口最密集,工业、农业、商业经济最发达的重要地区。任何一个中国人看到这个图形,都会不寒而栗,我们面临的敌人,有多么狠毒。这是华夏文明有史以来,最凶恶最无耻的敌人。 有人会讲,你这是诛心论,阴谋论。 作为一名普通老百姓,这论,那论,我都不懂,我只知道,辛辛苦苦忙了一年,好不容易,有个和家人团聚的机会,却被这个,连你们这些专家医生,至今都说不清楚的病毒给毁了。本来一个好好的春节,没有过好。 我们作为普通群众,肯定会配合党和政府的号召,管好自己,做好隔离,做好各项防疫工作,但是,我们心里始终憋着一个事,你们这些研究细菌病毒的专家,能不能告诉我们:这一切,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你们能不能给我们个准信? 何况,最重要的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提高警惕,保家卫国,不可以吗? 主席当年曾讲过,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而且,主席在敌人最凶恶的时候,狠狠地敲了它一棒子,让它消停了很多年。主席认为,它不过就是一只外表穷凶极恶、内心不甘心失败的纸老虎罢了。 另外,我要告诉大家,虽然现在形势很严峻,但是这次的病毒杀伤力是弱于当年非典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越是传播性强的病毒,致死率会越低。如果用我们中医的疗法,会越有效。 目前看来,这次的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看起来非常凶恶,但是它与当年的非典病毒,有一个明显的不同。即:虽然传播性大大增强,但是致死率下降了。其实,这就是病毒的本质特点。即传播性与致死率不能得兼,呈现反比状态。这很容易理解,所有的传播性疾病都具备这个特征。 为什么死亡率超高的狂犬病病毒,反而传播性不强? 原因很简单,狂犬病一旦发作,致死率百分百,传染源死亡了,还怎么传播?所以,越是致死率低下的传染病,越是传播性强。 当年的非典,只有具备发烧体征的时候,才具备传染性。所以,控制传染源环节容易控制,毕竟体温可见可量化,操作性强。换言之,对非典而言,只要不发烧,基本上就不具备传播性。 今天的武汉新型病毒,很多携带者,甚至发病者,潜伏期比非典长得多。但是症状不如非典明显,所以,这次的武汉新型肺炎,传播性大大强于当年的非典。 同理,这次的瘟疫,既然传播性比非典高,那么致死率肯定比非典低。所以,从病毒的这个特性看,大家不要太过于恐慌。 为何讲,用中医的疗效会更好呢?因为,这种大规模传播的疾病,最怕的就是对病毒的全方位、无死角的立体群攻群防。中医就有这个优势。 昨天,央视疫情特别报道专访在武汉抗疫情一线的中医药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张伯礼详细解答了中医抗疫情的情况。目前组建了中医病区,确定了中医定点医院,有400多张床位,全部由中医组建队伍进行治疗。这充分落实了中央会议关于“中西医结合”的方针。同时,也可以从另一个方面,看出中医与西医,在这次疫情中,到底哪个的疗效更好。我们拭目以待。 前面我们讲这次的武汉新型病毒,比当年的非典病毒,传播性强,杀伤力弱,所以,这次的武汉新病毒,假若有战略目的,那么其目的,或许不仅仅是为了大批量杀人,主要目的是为了引起社会恐慌。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恐慌的确比疫情更可怕。 在现在这个通讯发达信息传播流畅的时代,引发社会产生恐慌的后果,比直接杀人,要恶劣的多。我们国家这次春节期间因为这次武汉新型肺炎而遭受的损失,光经济方面,不经测算,光想一想,就明白,绝不是一个小数字。 但是,敌人不甘心仅仅搞经济破坏,人口破坏。敌人,搞的是攻心战。他们要摧毁我们的崛起的意志,麻醉我们的战力精神。像我们这样的大国,一旦崛起,从外部施加压力,是挡不住的。要想阻挡,只能从内部瓦解。引起恐慌,目的就是瓦解我们的自信心、凝聚力、战斗力。 但是,从目前的局势发展看,我们慌而不乱,措施得当,各项应对措施有条不紊,虽然前期暴露出一些问题,但总体可控,疫情的发展方向,没有像某些势力想象得那样向坏处发展。 这让某些人非常不爽。终于等不及了。开始露出狰狞面目。骚操作具体如下:首先提出从中国全面撤侨,然后宣布全面停飞中美之间航班。第三是老调重弹,借机攻击中国人权状况。最恶毒的是第四招,通过世界卫生组织,妄图把中国列入全球突发性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把中国列入疫区国。 这个事,在网上炒的沸沸扬扬,很多公知精美如抽了海洛因般自嗨起来。 日内瓦当地时间1月30日晚,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举行新闻发布会,说明中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已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大家注意一点,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与设立为疫区国,完全是两个概念。没有什么旅游、贸易限制,期限仅仅是三个月。根据《国际卫生条例》,当传染病疫情满足相应条件时,总干事有权认定疫情构成突发事件。 自《国际卫生条例》2007年生效以来,世卫组织曾多次发布有关疫情为突发事件。认定某种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旨在动员更多国际资源应对疫情。换言之,这仅仅只是世卫组织的一次常规操作。 世卫组织的总干事谭德塞强调,世卫组织不赞成甚至反对对中国采取旅行或贸易禁令。而这才是关键内容。 这从另一个方面表明,近几年回归“孤立主义”、喜欢频频退群的美国,对世界组织的操控能力已经逐渐大大下降,与此同时,崛起的中国得到了国际社会越来越大的认可。 话说,谁会不喜欢潜力股呢,尤其是老牌、大盘、蓝筹、潜力股。这样的巨无霸,一旦起飞,跟随者肯定会获利无穷。至于那支财报屡曝黑幕,在高位运行多年的超级垃圾金融概念股,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是不会去碰的。 职业键盘侠,也不会。因为盘子太重,资产太垃圾,无人接得住。何况,那些嗜血的空头们,盯它不是一天两天了。没办法,某联储只能自己跟自己玩了。 所以,为了挽回自爆的悲催命运,这支概念股的董事会费尽心机,使出了浑身解数,各种伎俩频出,幺蛾子漫天飞。但是,跟以往一样,这次它们注定会再次失望的。 有人在网上造谣生事,蛊惑人心,人为制造恐慌,说这次武汉肺炎会导致中国各方面遭重创。这种论调,是纯粹的非蠢即坏、居心叵测。 若论损失,我们的确有,每个人的损失都不小,但站在国家博弈层面,我们仅仅只是得到一个假期,损失一些经济。它们呢?将损失多年培养的大批某手套与一整套的医疗吸血体系。这就是所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他们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这是一条马克思主义的定律。我们说“帝国主义是很凶恶的”,就是说它的本性是不能改变的,帝国主义分子决不肯放下屠刀,他们也决不能成佛,直至他们的灭亡。——毛泽东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一九四九年八月十四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国学论坛 ( 沪ICP备19020034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0-9-30 07:09 , Processed in 0.18563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