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2|回复: 0

刺法论篇第七十二读注

[复制链接]

12

主题

16

帖子

19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0
发表于 2020-3-6 15:39: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刺法论篇第七十二读注
【题解】
“针剌法”是我国中医传统的疾患治疗方法之一。最古老的中医传统疗法主要是针剌、火灸、按摩、刮痧等4种。在几千年的传承中逐渐发展形成了以药物为主的包括针剌、火灸、按摩、刮痧、贴敷、拔罐、火疗、气功等一整套方法。《剌法论》即为《黄帝内经》中专论针剌的篇章。据称,《刺法论》是《黄帝内经素问》的遗篇。故又名《黄帝内经素问遗篇》、《素问佚篇》、《素问亡篇》,撰人佚名(一作北宋·刘温舒撰)。也有认为本书是唐以后人因《素问》王冰注本中独缺刺法论篇第七十二、本病论篇第七十三两篇,而托名写成。
本篇的中心是通过对五运六气在运行中出现的“升降、迁正、退位、刚柔、失守”等状况的论述,提出人类避退及身体调整等预防疾病发生的方法和“避之有时”及防治(针剌)技术。强调和突出了“疫疬”形成的因素及预防、强调和突出了“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从而“治未病”的思想。但也杂有鬼神致病、咒语等难以足信的论述。
原文
1、黄帝问曰:升降不前,气交有变,即成暴郁,余已知之。何如预救生灵,可得却乎?
岐伯稽首再拜对曰:昭乎哉问!臣闻夫子言,既明天元,须穷刺法,可以折郁扶运,补弱全真,写盛蠲余,令除斯苦。(蠲juān(捐)。积存、除去、驱出、祛除、免除、去掉、清除、疏通。)
【读注:本小节是全篇的总纲。中心意思是:岁气(司天、在泉)左右间气在运行过程中,发生升降不前的情况,是引起天地之气不能正常交换形成暴郁邪气以致疾患的原因,那么采取怎样的措施才能预防间气升降不前所致的疾患,避免广大人民疾病的发生?岐伯在这里给出了答案:间气升降不前所致的疾患,都可以通过针剌的方法,进行预先调治。但是,必须深知针剌的方法。运用针剌方法,可以“折郁扶运,补弱全真,写盛蠲余”。
怎样才能消除气郁,扶佐运气正常运行?怎样才能补助虚弱,使其强大起来?怎样才能清除泻去过及的风寒燥火暑湿之气除去余邪,保全真气,消除民众疾苦?本章分设各段,在黄帝与岐伯的对话中逐一化解。而针剌的原则与技术始终如影随行,即最终点是落在了当剌之经穴上。】
帝曰:愿卒闻之。岐伯曰:升之不前,即有期凶也。木欲升而天柱窒抑之,木欲发郁,亦须待时,当刺足厥阴之井。火欲升而天蓬窒抑之,火欲发郁,亦须待时,君火相火同刺包络之荥。土欲升而天冲窒抑之,土欲发郁,亦须待时,当刺足太阴之俞。金欲升而天英窒抑之,金欲发郁,亦须待时,当刺手太阴之经。水欲升而天芮窒抑之,水欲发郁,亦须待时,当刺足少阴之合。
【读注:六元主岁,周流互迁,环行无端,但是,如果有五天星运,即天柱(金星,阳明金气),天蓬(水星,太阳寒气),天冲(木星,厥阴风气),天英(火星,少阴火气),天芮(土星,太阴湿气)使其升降受阻,抑之不前,该升的不能升(升,自在泉右間,升为司天之左間),该降的不能降(降者,左而入于地。自旧岁司天之右间,降为新岁在泉之左间),出现气交变化,就会出现严重的自然灾害而发生疾患。本小节针对司天间气的上升受阻给出了针剌答案。】
2、帝曰:升之不前,可以预备,愿闻其降,可能先防。岐伯曰:既明其升。必达其降也,升降之道,皆可先治也。木欲降而地晶窒抑之,降而不入,抑之郁发,散而可得位,降而郁发,暴如天间之待时也。降而不下,郁可速矣,降可折其所胜也,当刺手太阴之所出,刺手阳明之所入。火欲降,而地玄窒抑之,降而不入,抑之郁发,散而可矣。当折其所胜,可散其郁,当刺足少阴之所出,刺足太阳之所入。土欲降而地苍窒抑之,降而不下,抑之郁发,散而可入,当折其胜,可散其郁,当刺足厥阴之所出,刺足少阳之所入,金欲降而地彤窒抑之,降而不下,抑之郁发,散而可入,当折其胜,可散其郁,当刺心包络所出,制手少阳所入也。水欲降而地阜窒抑之,降而不下,抑之郁发,散而可入,当折其土,可散其郁,当刺足太阴之所出,刺足阳明之所入。
【读注:司天间气不能上升的预防方法,已经知道了,那么在泉间气不能下降又如何克服呢?岐伯说,间气的升降都是有办法解决的,都是可以预防的。在泉间气不能下降的解决方法就是“折胜散郁”并给出了具体的针剌穴位。(地晶,金星,西方金司,地元,水星,北方水司,地蒼,木星,東方木司,地彤,火星,南方火司,地阜,土星,中央土司)】
3、帝曰:五运之至有前后,与升降往来,有所承抑之,可得闻乎刺法?岐伯曰:当取其化源也。是故太过取之,不及资之,太过取之,次抑其郁,取其运之化源,令折郁气;不及扶资,以扶运气,以避虚邪也。资取之法,令出《密语》。
【读注:本小节提出由于五运之气到来时有太过有不及、有先有后、有升有降及有往有来,并且存在着相承和相抑,都会引发疾病,那么,治病时所运用针刺的方法又是怎样的呢?岐伯给出的原则是:“取其化源,太过取之,不及资之”,“太过取之,次抑其郁,取其运之化源,令折郁气;不及扶资,以扶运气,以避虚邪”。即应当治理六气的生化之源,泻盛补虚,即气太过时“治之”,气不足时“资助”,不论是泻还是补,都要从气化之本源上进行。但,在“太过取之”时,要据其致郁的次第抑制其郁气,从运气生化之源,折减其郁气。不及资之,也是从运气生化之源,助其不足,以避免虚邪之气。资助与取治的方法,出自《玄珠密语》】
4、黄帝问曰:升降之刺,以知其要。愿闻司天未得迁正,使司化之失其常政,即万化之或其皆妄,然与民为病,可得先除,欲济群生,愿闻其说。岐伯稽首再拜曰:悉乎哉问!言其至理,圣念慈悯,欲济群生,臣乃尽陈斯道,可申洞微。
太阳复布,即厥阴不迁正,不迁正,气塞于止,当写足厥阴之所流。厥阴复布,少阴不迁正,不迁正,即气塞于上,当刺心包络脉之所流。少阴复布,太阴不迁正,不迁正,即气留于上,当刺足太阴之所流。太阴复布,少阳不迁正,不迁正,则气塞未通,当刺手少阳之所流。少阳复布,则阳明不迁正,不迁正,则气未通上,当刺手太阴之所流。阳明复布,太阳不迁正,不迁正,则复塞其气,当刺足少阴之所流。
【读注:以上所论为司天在泉的间气升降遇阻时的针剌原则与方法。本节则讨论在司天之气因不能按时迁正而司化失常并产生疾病影响人民身体健康时的预防方法。
分论太阳复布、厥阴复布、少阴复布、太阴复布、少阳复布、阳明复布至使厥阴不迁正、少阴不迁正、太阴不迁正、少阳不迁正、阳明不迁正以及太阳不迁正时所针剌的穴位。】
5、帝曰:迁正不前,以通其要。愿闻不退,欲折其余,无令过失,可得明乎?岐伯曰:气过有余,复作布正,是名不退位也。使地气不得后化,新司天未可迁正,故复布化令如故也。巳亥之岁,天数有余,故厥阴不退位也,风行于上,木化布天,当刺足厥阴之所入。子午之岁,天数有余,故少阴不退位也,热行于上,火余化布天,当刺手厥阴之所入。丑未之岁,天数有余,故太阴不退位也,湿行于上,雨化布天,当刺足太阴之所入。寅申之岁,天数有余,故少阳不退位也,热行于上,火化布天,当刺手少阳所入。卯酉之岁,天数有余,故阳明不退位也,金行于上,燥化布天,当刺手太阴之所入。辰戌之岁,天数有余,故太阳不退位也,寒行于上,凛水化布天,当刺足少阴之所入。故天地气逆,化成民病,以法刺之,预可平疴。
【读注:前论六气复布导至正气不得迁正,此言前气不退,正气不得迁正的原因、后果变化以及针剌穴位。】
6、黄帝问曰:刚柔二干,失守其位,使天运之气皆虚乎?与民为病,可得平乎?岐伯曰:深乎哉问!明其奥旨,天地迭移,三年化疫,是谓根之可见,必有逃门。
假令甲子刚柔失守,刚未正,柔孤而有亏,时序不令,即音律非从,如此三年,变大疫也。详其微甚。察其浅深,欲至而可刺,刺之当先补肾俞,次三日,可刺足太阴之所注。又有下位已卯不至,而甲子孤立者,次三年作土疠,其法补写,一如甲子同法也。其刺以毕,又不须夜行及远行,令七日洁,清静斋戒,所有自来。肾有久痛者,可以寅时面向南,净神不乱思,闭气不息七遍,以引颈咽气顺之,如咽甚硬物,如此七遍后,饵舌下津令无数。
假令丙寅刚柔失守,上刚干失守,下柔不可独主之,中水运非太过,不可执法而定之。布天有余,而失守上正,天地不合,即律吕音异,如此即天运失序,后三年变疫。详其微甚,差有大小,徐至即后三年,至甚即首三年,当先补心俞,次五日,可刺肾之所入。又有下位地甲子辛已柔不附刚,亦名失守,即地运皆虚,后三年变水疠,即刺法皆如此矣。其刺如华,慎其大喜欲情于中,如不忌,即其气复散也,令静七日,心欲实,令少思。
假令庚辰刚柔失守,上位失守,下位无合,乙庚金运,故非相招,布天未退,中运胜来,上下相错,谓之失守,姑洗林钟,商音不应也。如此则天运化易,三年变大疫。详天数,差的微甚,微即微,三年至,甚即甚,三年至,当先补肝俞,次三日,可刺肺之所行。刺毕,可静神七日,慎勿大怒,怒必真气却散之。又或在下地甲子乙未失守者,即乙柔干,即上庚独治之,亦名失守者,即天运孤主之,三年变疠,名曰金疠,其至待时也。详其地数之等差,亦推其微甚,可知迟速耳。诸位乙庚失守,刺法同。肝欲平,即勿怒。
假令壬午刚柔失守,上壬未近正,下丁独然,即虽阳年,亏及不同,上下失守,相招其有期,差之微甚,各有其数也,律吕二角,失而不和,同音有日,微甚如见,三年大疫。当刺脾之俞,次三日,可刺肝之所出也。刺毕,静神七日,勿大醉歌乐,其气复散,又勿饱食,勿食生物,欲令脾实,气无滞饱,无久坐,食无太酸,无食一切生物,宜甘宜淡。又或地下甲子丁酉失守其位,未得中司,即气不当位,下不与壬奉合者,亦名失守,非名合德,故柔不附刚,即地运不合,三年变疠,其刺法亦如木疫之法。
假令戊申刚柔失守,戊癸虽火运,阳年不太过也,上失其刚,柔地独主,其气不正,故有邪干,迭移其位,差有浅深,欲至将合,音律先同,如此天运失时,三年之中,火疫至矣,当刺肺之俞。刺毕,静神七日,勿大悲伤也,悲伤即肺动,而其气复散也,人欲实肺者,要在息气也。又或地下甲子癸亥失守者,即柔失守位也,即上失其刚也。即亦名戊癸不相合德者也,即运与地虚,后三年变疠,即名火疠。
是故立地五年,以明失守,以穷法刺,于是疫之与疠,即是上下刚柔之名也,穷归一体也。即刺疫法,只有五法,即总其诸位失守,故只归五行而统之也。
【读注:本节论天干阴阳失守导至天、地、人三虚,三年之中将会发生疫疬。预防方法是依据立年年气的刚柔所对应的五脏穴位,以及针剌后应当注意的事项。】
7、黄帝曰:余闻五疫之至,皆相梁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不施救疗,如何可得不相移易者?岐伯曰:不相染者,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避其毒气,天牝从来,复得其往,气出于脑,即不邪干。气出于脑,即室先想心如日,欲将入于疫室,先想青气自肝而出,左行于东,化作林木;次想白气自肺而出,右行于西,化作戈甲;次想赤气自心而出,南行于上,化作焰明;次想黑气自肾而出,北行于下,化作水;次想黄气自脾而出,存于中央,化作土。五气护身之毕,以想头上如北斗之煌煌,然后可入于疫室。又一法,于春分之日,日未出而吐之。又一法,于雨水日后,三浴以药泄汗。又一法,小金丹方:辰砂二两,水磨雄黄一两,叶子雌黄一两,紫金半两,同入合中,外固,了地一尺筑地实,不用炉,不须药制,用火二十斤煅了也;七日终,候冷七日取,次日出合子埋药地中,七日取出,顺日研之三日,炼白沙蜜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日望东吸日华气一口,冰水一下丸,和气咽之,服十粒,无疫干也。
【读注:本节的核心是“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即应对疫疬最重要的是身体的健康,即免疫力的强大。本节中提出了医者在进入有疫情病人的病室时,在为病人治病时,应当先运用“五脏外景功”,调配自己的五脏气血,使其运行护身,以抵抗或减少病病传染的风险。此外还可使用“远志去心,以水煎之,饮二盏,吐之”“雨水日后,三浴以药泄汗。(谓以祛邪散毒之药,煎汤三浴,以泄其汗也。)”“小金丹方”去疫等方法,但张仲景认为后三法恐非原文,“未足深信”。】
8、黄帝问曰:人虚即神游失守位,使鬼神外干,是致夭亡,何以全真?愿闻刺法。岐伯稽首再拜曰:昭乎哉问!谓神移失守,虽在其体,然不致死,或有邪干,故令夭寿。只如厥阴失守,天以虚,人气肝虚,感天重虚。即魂游于上,邪干,厥大气,身温犹可刺之,制其足少阳之所过,次刺肝之俞。人病心虚,又遇群相二火司天失守,感而三虚,遇火不及,黑尸鬼犯之,令人暴亡,可刺手少阳之所过,复刺心俞。人脾病,又遇太阴司天失守,感而三虚,又遇土不及,青尸鬼邪,犯之于人,令人暴亡,可刺足阳明之所过,复刺脾之俞。人肺病,遇阳明司天失守,感而三虚,又遇金不及,有赤尸鬼犯人,令人暴亡,可刺手阳明之所过,复刺肺俞。人肾病,又遇太阳司天失守,感而三虚,又遇水运不及之年,有黄尸鬼,干犯人正气,吸人神魂,致暴亡,可刺足太阳之所过,复刺肾俞。
【读注:本节研论由于天、地、人三虚引起的疾病应如何预防。“三虚”的前提是六气失守,传导至人体,引起六经虚弱,致使外邪入侵“犯之于人”。
何谓三虚?①指五脏虚、天气虚及感受虚邪更伤正气。《素问·本病论》:“人之五脏,一脏不足,又会天虚,感邪之至也,……因而三虚。”
②指三类虚证。《难经·四十八难》:“人有三虚三实”。三虚指脉虚(濡),病虚(发病缓慢,五脏自病,病由内而出)、症虚(病变局部柔软凹陷,痛而喜按或不痛而痒)。
③运气学说名词。指年、月、时俱虚的气运。《灵枢·岁露论》:“乘年之衰,逢月之空,失时之和,因为贼风所伤,是谓三虚。”
本处“三虚”,当为司天、在泉之气失时之和产生天气虚、地气虚,进而影响到人体脏腑正气受伤,故此称为“三虚”。还有一种可能,即人体先虚,加上天地气虚,出现的“三虚”叠加。如此一来,疾患必然会出现。
在治疗时,通常要针剌天地之气与人体相对应的相关穴位。比如厥阴司天不得迁正,失守其位,天气因虚,若人体肝气已虚,复感天虚,受虚邪侵犯,则大气厥逆,身体温暖,还可针刺救治,但要先刺足少阳脉气所过的原穴“丘墟”,因为肝胆相表里,再刺背部肝脏的俞穴“肝俞”,以补本脏之气。
另,本小节内容与第7节内容并不连贯,以愚浅见,似可调换,即先升降,次迁正,再失守,再三虚,再移易。】
9、黄帝问曰:十二藏之相使,神失位,使神彩之不圆,恐邪干犯,治之可刺?愿闻其要。岐伯稽首再拜曰:悉乎哉问!至理道真宗,此非圣帝,焉穷斯源,是谓气神合道,契符上天。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可刺手少阴之源。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可刺手太阴之源。肝者,将军之官,谋虚出焉,可刺足厥阴之源。胆者,中正不官,决断出焉,可刺足少阳之源。膻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可刺心包络所流。脾为谏议之官,知周出焉,可刺脾之源。胃为仓廪之官,五味出焉,可刺胃之源。大肠者,传道之官,变化出焉,可刺大肠之源。小肠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可刺小肠之源。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刺其肾之源。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刺三焦之源。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刺膀胱之源。凡此十二官者,不得相失也。是故刺法有全神养真之旨,亦法有修真之道,非治疾也。故要修养和神也,道贵常存,补神固根,精气不散,神守不分,然即神守而虽不去,亦能全真,人神不守,非达至真,至真之要,在乎天玄,神守天息,复入本元,命曰归宗。
【读注:本节论十二官的失位及针剌的方法。指出十二官的功能作用,不得相失的相互关系,关系到“人气动合司天,神气相合,由乎盛衰”的重大意义。人体的十二个脏器是相互为用的,若脏腑的神气失守其位,就会使神精气不能丰满,会为邪气侵犯。一旦有邪气侵犯,可以用针刺法治疗,以纠正各自失守。针剌治疗,不仅有治疾的作用,而且可以强化各自功能,发挥各自作用,达到“全神养真”。强调针剌除了有治疾的作用外,还可以“修真”“修养”“和神”,持之以恒,巩固根本,使精气不离不散,神气内守,从而达到全真、至真的境界。】
                               2020-03-06

评分

参与人数 1国学币 +2 收起 理由
善国农夫 +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点击下载【国学论坛APP】,讨论更精彩~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国学论坛 ( 沪ICP备19020034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0-6-4 07:18 , Processed in 0.17953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